首页凤命娇惯 第220章 宫斗,最后的

第220章 宫斗,最后的

作品:《凤命娇惯

    我双手缓缓握成了拳头,又缓缓松开了。

    长生眼里闪着泪花,他哭着说:“小主子!您和陛下认个错吧?您还不了解陛下吗?只要您一句,我错了,陛下便可当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我摇摇头,拍了拍长生的肩膀:“长生啊!我累了,你回去吧!”

    “小主子!”长生见劝不住我,又与我说,“小主子,一旦太子被带出关雎宫,您又……您将来……”

    “将来?我的将来,也与云霁寒无关了!”

    我拂拂手:“出去吧!都出去吧!”

    关雎宫,这回无疑是冷宫了。雪花也来凑热闹,我站在庭院里,想起当年在宁远城堆的那个雪人。

    只有回味无穷,这便是老了吧?

    “主子!您怎么出来了?”春华今夜值夜,见我从寝殿出来,眼睛往寝殿里瞄了眼,她低声问我,“您怎么了?主子!你脸色不好。”

    “没有啊!”我否认,“我饿了。”

    “哦哦!主子您在这儿候一会儿,奴婢这就给预备点清淡的。”春华扶着我上了小榻,匆匆去预备了。

    我轻哼着调子打发时间,哼到一半才发觉自己哼的是《浮生梦》,我拍了下自己的脑门子。

    我坐在门槛上,用手指地上胡乱地画,画着画着,竟是云霁寒那张冷寒的脸。

    “笨蛋是你呀!三哥!”

    我抱着膝盖,看着地上的“云霁寒”。

    “养了这么多年,我从小怂到大,你还不知道?”

    “主子,面好了。”春华捧着面回来,见我坐在门口,连忙提醒我,“不可不可!主子!地上凉!”

    春华奔到我身边,脚步却戛然而止,她盯向我身后,“扑通”跪下来。

    我回头,看见云霁寒竟然站在我身后,正低头瞧着我。

    “陛下……”春华见云霁寒摆摆手,便呈着面进了殿,然后又麻溜地冲出出去,溜得跟条鱼似的快。

    我顾不得想太多,急忙把地上的涂鸦抹掉,手却被抓住了。

    云霁寒把我拉起来,与我说:“吃面。”

    “你怎么来了?不……不气啦?”

    云霁寒没回我的话,我被云霁寒抱到小榻上,他把面推给我,我搓了搓手,嗅了嗅面的香气。

    挑起一根面条,一口还没有咽下去,就听到对面的云霁寒说:“想去哪儿?不许乱跑。”

    我吃下一口面,心道这男人又以为握要跑。

    “我能去哪儿?”我耸耸肩,鼻子却被捏住了。

    云霁寒低头,把脸凑过来,轻声问:“不许说谎。”

    我点头,云霁寒才松开了我的鼻子。

    我继续吃面,云霁寒就耐心地看我把汤都喝干了,放下筷子,打了个嗝儿。

    “我和夏曼不一样。”我说,“老和尚和韩子渊算得一点不错,凤命,而非长命,每一次,无论各种身份,何等境遇,我都会死于非命,死得特别惨。”

    云霁寒坐直了身子,脸上却明显是茫然的,他可能是觉得我在说笑话。

    “这一次,也是。”

    “不会!”

    云霁寒声音高了些,他说,“命这东西,我从来都不信。翊儿,不如我们就斗一斗。”

    我愣住,随即笑了,就连姬处默那样的神仙都不敢这样说,云霁寒一个肉体凡胎的,这种牛可吹不得。

    “我不走。”我下了榻,往寝殿踱去,“睡觉睡觉!困了!”

    身子却被紧紧箍住了。

    “朕,不许任何人带走你,老天,也不行!”云霁寒低头吻着我的发。

    “嗯……我们试试。”

    我猛地睁开眼,发觉自己在床上,身边空空的,寝宫也是冷的,炭火不知什么时候熄灭了。

    刚才,是梦啊!

    “他怎么还会来呢?是我亲手把他撵走的呀?我怎么忘了?”

    阶凉如水,我裹上披风,立在梧桐树下,听着瑟瑟风声,心又静了些。

    “伤心了?”

    我听到身后的声音,回头去瞧,见有个黑衣人借着月色站在屋顶上,正居高临下俯视着我。

    “如今我一只脚跨进冷宫,你满意了?”

    我盯着那人的银色面具,除了那双死气沉沉地眼睛,再没别的点缀了。

    我们伫立在各自的位置,谁也没动,也没说话。

    终于,还是李叔夜捱不住了。

    “交出城主大印,我带你走。”

    我摇头:“就算你得了无双城,也乱不了天下。”

    “师父,谢谢你。”我把胡裘裹紧了点儿,对李叔夜说。

    “哼!”

    李叔夜转过身,“借我的手,替你除了宰丞相的人,翊儿,你怎么就确定,我会那么做?”

    我摇头:“因为你恨我嘛!你恨不得云霁寒早点废了我吧?”

    “事到如今,你还帮着他?”

    李叔夜从房顶跳下来,声音阴冷如鬼魅,“他到底,哪里好?”

    我却反问李叔夜:“承国那么多公主,你骗谁不好?骗我!”

    李叔夜愣了下,随即道:

    “若我说,对你的情,是真的,你愿不愿意和我走?”

    我摇头,对李叔夜说:

    “你只是我师父。”

    李叔夜手里的剑却出了鞘。

    “我再最后问一句:你走不走?”

    我凄然地笑了,摇摇头。

    “你还要拿谁的命威胁我?”

    李叔夜退了一步,似乎是咬着牙说的:“我不会再手下留情。如果你不想我对太子动手,就乖乖跟我走!”

    “李叔夜!”我喝了声,“你就这么……”

    你就这么恨吗?

    李叔夜点头:“那是云霁寒的孩子!翊儿,你可想和为师赌一赌,为师能不能杀的了他?”

    我摇头,缓缓点头。

    “翊儿……”李叔夜抓住了我的手,“我在醉霄楼,等你。”

    我眼见着李叔夜满意地飞身离开,远望那方璀璨的星空,如这星空般的那双眼,我再也看不到了。

    今日,重华殿格外热闹。

    云霁寒坐于高位,他身侧是新近得宠的岚贵妃,我坐在云霁寒的另一侧,把身子离他们俩远了一点。

    云霁寒转头看向我,脸色有点黑,道:“选秀而已,劳皇后大驾了。”

    我浅笑道:“选秀可是大事,这不……”我挥了挥衣袖,指了指殿内两侧的众妃嫔,“各宫姐妹都来为陛下加油鼓劲儿,陛下可要好好表现,擦亮眼睛,巧辨白莲,慧眼识绿茶,为后宫能百花齐放,多多努力。”

    .myshu.yshu.

    (欣欣书屋WWW.XXSW.ORG快速更新凤命娇惯小说,请收藏本站方便下次更新第一时间在线阅读!)

最新小说: 风里希无声之雪温暖你伤无敌从灵气复苏开始不如北望我在美国当爸爸16实习日志师傅受我一拜带着治疗技能穿越末世浪漫追逐时光逐鹿大荒传快穿之炮灰作战计划在主神空间里挂了之后无为碌竹马有毒我认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