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第一姝 190、吃人嘴短

190、吃人嘴短

作品:《第一姝

    小猴子一看到有人要去抓它就窜到棚顶上蹲着,等没人抓它了又溜下来。

    它动作灵活,没人是它对手。

    直到药水放凉了也没抓到它。

    中午工匠们过来吃饭,周大人看到袁家人在跟个猴子对峙,“还真抓了只猴子养着啊?”

    “陷阱抓的,怕它身上有虱子、跳蚤想给它洗洗澡,怎么也抓不到。”

    袁弘德暂时把猴子的事放到一旁,招呼周大人他们。

    听周大人这话,他们抓了只猴子的事已经传到工地那边了,是不是也可以认为昨晚那些嚎叫是猴子嚎的周大人也已经知道了?

    传话的人还真是够迅速的,一点时间也不愿意浪费。

    袁弘德旁敲侧击了一番,果然传话的是牛家的人。

    袁弘德暗自叹气,当日他们看到是跟牛家这样最难缠的,冯家这样心怀不轨的分到一处,悄悄寻了管分配的小吏,指望使些银子不跟他们分到一起。

    一般来说这些底层的小吏平日里干活多油水少,遇到这样的事没有拒绝的。

    可是那日那小吏就十分不耐的拒绝了他送上的银子,一副铁面无私的样子。

    “分你跟谁一处就跟谁一处,哪里这么多话,都像你这样挑肥拣瘦的,我们还怎么办差?”

    后头跟周大人熟了,他也把那日的事跟周大人说了说,周大人说:“那人据说在京里有靠山,平日就眼高于顶,十分不好打交道。”

    袁弘德想托周大人调换的话就没有说出口。

    周大人吃了饭,袁弘德又让杜氏给他单添了一碗鸡汤。

    袁弘德之前跟他说分配当日的事,周大人也猜出袁弘德的目的是想托他给调换一下。

    只是那负责分配的小吏实在太不好相与,他就没敢招揽这事。

    周大人吃人嘴短,如今那人调走了,现在那个位置上是他相熟的人,倒是可以把这事办一办了。

    一边喝着鸡汤一边说道:“之前听你说分配的时候不太满意?”

    袁弘德:“是啊,来的途中跟牛家发生了一点小摩擦。”

    “之前管分配的那人是暂时代管的,跟他不熟不好说话,我就没好替你问这事,如今原来那人回来了,要不然我再跟你问问吧?”

    袁明珠听到暂时代管的,往他曾祖父看去。

    袁弘德也微微一惊。

    笑道:“如今土地都分配好了,再换只怕不容易吧?”

    “现在管这事的跟我相熟,都是自己人,托他办麻烦些也无妨。”

    袁弘德:“我这运气真是差,你那友人早些回来,也没有这等麻烦事,这事就有劳大人了。”

    周大人听他这样说,鸡汤喝起来就心安理得多了。

    “跟运气扯不上,就是赶巧了,是上边有人点名让他去京里回复,就去了一阵,赶巧你们就那时候分了来,

    现在也不算迟,各处虽然田地都耕种了,房子却还没来及盖,只要找个土地跟牛家相当的人家就好,直接把地换了,

    你运气还算好,若是等房子盖好了,可就真没法子换了。”

    “本官明日陪着梁学正去学田,回程的时候带他来叨扰一顿,之后我跟着梁学正一起进城,正好把这事给你办了。”

    袁弘德长揖一礼,感谢周大人。

    不知为何,袁明珠总觉得这事不会这么顺利,不是她自视甚高,她觉得周大人的这位友人突然被借调往京城,时机实在太巧合了。

    经过她的观察,她觉得秦家和冯家都是被派来应对顾重阳的,只是不是一个主子派来的罢了。

    秦家的孩子,有事没事总往牛家的孩子跟前凑,十分刻意。

    就在刚才,她还看到牛四蹦跟秦三壮凑在一起嘀咕着什么。

    从听来的只言片语显示,是秦三壮送了牛四蹦些东西,牛四蹦非要还给他。

    真是天上下红雨了,牛家这样占便宜没够,占不着便宜还要偷的人家,居然把便宜往外推?

    脑袋烧糊涂了吗?

    袁明珠虽然猜不透,不过反常必有妖。

    饭后,袁弘德又尝试了一下把小猴子抓住给它洗澡,最终还是以失败告终。

    小东西可能是吃饱了,不好哄了,拿了一只早晨把它引诱回来的虾子想把它诱捕住都没有成功。

    袁弘德只能放弃:“算了,不洗了,别让它靠太近。”

    傍晚,袁树带着袁伯驹几个,拉了一车瓜蒌回来了。

    袁明珠看看头顶厚厚的云层,担心新采摘回来的这一批瓜蒌等不及晾晒干就会下雨。

    要知道这几天的天气都是这样阴着,俗语说“阴来阴去下大雨”。

    连续的阴天,一般来说是在酝酿大雨,或是连绵秋雨。

    所以得争分夺秒把它们挂起来晾晒。

    水分越少,越不容易腐败发霉。

    袁树带着孩子们处理瓜蒌。

    陶氏带着杜氏她们准备晚饭。

    袁弘德和袁务川叔侄俩在处理新捕猎来的猎物。

    袁务川把鸡毛收集起来,摊在一只篮子里晾晒。

    生产力低下物资匮乏的农耕社会,一把鸡毛都能拿去换钱。

    鸡内金拿水冲洗干净,放到棚顶去晒。

    野鸡的鸡内金不是金黄色,而是带一些绿色,还有清凉味道。

    袁明珠记得现代那一世有一阵野鸡的鸡内金被追捧过。

    不过正宗野鸡的存量太少,药效如何没办法对比验证,并没有被捧起来。

    不过没有捧起来也是好事,不然对野鸡族群将是灭顶之灾。

    国人实在是太能吃了,好似天上飞的除了飞机不吃,水里游的除了潜艇不吃,啥都能给吃到濒临灭绝。

    小猴子好奇的看着袁务川把鸡内金放到棚顶,偷偷摸摸的慢慢靠了过去。

    袁明珠发现了,让她大哥把鸡内金收下来。

    她拿着鸡内金冲着小家伙扬了扬手:“想不想吃?想吃过来。”

    小猴子的表情很纠结,看得出内心很挣扎。

    不过最终没有抵御住诱惑,跟个小狗子似的靠过来。

    袁明珠摸摸它的小脑袋。

    想吃啊?

    想吃就乖乖洗澡。

    小猴子聪明是聪明,不过是跟其他生物比,它最多有五六岁孩子的智商,很快就被连哄带骗兼吓唬着洗干净了。

    蹲在杜氏给准备的炭火盆边上,还没忘记之前袁明珠承诺给它的鸡内金。

    袁明珠也信守承诺没有骗它,拿了一个给它。

    (欣欣书屋WWW.XXSW.ORG快速更新第一姝小说,请收藏本站方便下次更新第一时间在线阅读!)

最新小说: 风里希无声之雪温暖你伤无敌从灵气复苏开始不如北望我在美国当爸爸16实习日志师傅受我一拜带着治疗技能穿越末世浪漫追逐时光逐鹿大荒传快穿之炮灰作战计划在主神空间里挂了之后无为碌竹马有毒我认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