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大美时代 607、祝你岁月无波澜,敬我余生无悲欢

607、祝你岁月无波澜,敬我余生无悲欢

作品:《大美时代

    真有几位领导抱着手臂不由自主的凑近些观察,黄院长也不厌其烦的介绍怎么看这种抽象作品。

    其实他从超级写实的成名作以后,就开始捣鼓抽象画派,挣扎了好些年,最近开始回到半写实半抽象,也就是能看出来画的啥,但绝对歪瓜裂枣的那种。

    也许憋了很久,也想这样呼吁下,好好看待艺术品是怎么演变的。

    他去年见过艾米拉,艾米拉的作品刚刚出现点风格,他就看过。

    现在评讲起来也驾轻就熟:“我记得这位小艺术家给我表述过他的创作核心是裂变,大家看这密密麻麻的笔触构成,说好听是细胞裂变,难听点像不像一堆蛆啊……”

    噫……有人都忍不住打冷颤了。

    黄院长还欣喜:“对!这就对了,你共鸣到了些你觉得不舒服的地方,伟大的艺术都有令人不悦的方面,但艺术应该是抚慰人心、令人陶醉和引人入胜的图景,我们越过让自己觉得不适的这点门槛向后面翻越,把精力都用来欣赏这些奇妙的二维幻象,为什么这里有种流淌的感觉,有种深厚的情感在流淌……”

    老院长可能是没想到艾米拉懂汉语,起码艾米拉这一年来不太能说,但大多数日常交流能听了。

    突然开口:“妈妈!想妈妈……”

    蹦出来的单词就像他想表达的情感那么艰难。

    黄院长的泪水都要出来了,手舞足蹈得确实是个艺术家:“就是……这个意思!孩子远离母亲,想念母亲,用什么方式表达呢?做个泥塑不会,画张妈妈的像也不会,就这样随心所欲的让自己情绪蔓延……”

    万长生觉得自己好像在听跑江湖的卖大力丸,但眼角还是按照马振宇示意的注意到胖大姐挤到自己这边来。

    确实带着点特别的香脂气息,四目相对压低了声音:“能……跟您谈谈么。”

    万长生点头:“肯定可以,但不是现在。”

    胖大姐似乎很谦卑的低着头:“感谢您的宽容,我会一直等着的。”

    万长生看看周围想看懂抽象画的专注人群,忽然心中一动:“你汉语说得很好啊,学了多久?”

    胖大姐低声:“我在平京留学过四年。”

    哦……怪不得说得这么好,不对呀,艾米拉不是说他姐姐才十七岁吗?

    且不说在认识自己之前,就有这样的中国渊源?

    难道这位也是十二三岁就来中国学习的?

    正要问什么,黄院长却好像发现了上课不认真的学生,差点找个粉笔头砸过来:“万长生你也来评述下,很好,很好!”

    他真是说得声情并茂。

    万长生多惫懒,伸长脖子看眼:“樊教授,您以前就评讲过艾米拉的色彩,再讲讲呗。”

    老师教授们都是久经场面的人物,一点都不推诿,鲶鱼头大叔抹抹自己的长发上去就开始讲透纳画派和艾米拉这种色彩透明气息的关系。

    官员们虽然听不懂,但确实明白艺术是可以讲解的。

    有些东西也不是那么深奥,其实艺术家也不见得是文化多高深的家伙,想法也很简单,只要看懂就会觉得画面之外确实还有诸多含义。

    而且院长下来也跟秘书长、副部长什么站在一起交流,大家都议论纷纷,畅所欲言。

    艺术氛围就出来了。

    真的,看完这种纯粹抽象的,再去看那些具象写实,或者从具象到抽象的演变画面,就觉得轻松多了。

    起码一目了然知道画的是什么。

    重点是整个交易市场从美院学生手里收集各种作品的时候,首要条件就是得好看,有卖相,用美术生们的行话来说就是有菜味……

    艺术家对于目的是为了卖钱的作品,一概称之为菜画,这画就不是为了追寻艺术内涵的,就是为了迎合市场画出来能够卖个好价钱的画。

    有点穷酸秀才不好意思说阿堵物的清高。

    结果姜主任早就得了万长生的内部消息,故意在有张挺清新的水彩静物画幅前流连,被陈澄“怂恿”着掏手机扫描,才三百多元的价格,立刻乐得“付款买下”!

    让围观操作的院长和几位领导都有些惊讶:“真的是这个价格?”

    陈澄赶紧解释:“价格都是画家自己定的,我们收取百分之一的手续费,超过该纳税的价位肯定也会纳税,但据我所知这首批挂在整个交易市场的作品,有相当一部分,在八百元以内。”

    这就给交易市场增加了相当大的乐趣。

    观众在看作品的时候,首先不要考虑价格,因为这摆出来的画太多太多,现在基本上整个市场一楼挂了有五百多幅作品,库存据说还有两三千!

    不可能一一比价找最低最高,那太费事了。

    肯定是先看自己到底喜欢哪幅画,再扫描看价格自己能接受不。

    不需要比较,只是看这个价格是不是能在自己喜欢程度之内。

    那就成交买下。

    一旦交易完成,马上有工作人员过来取下作品再做一次泡沫袋包装,询问是拎着坐地铁还是自驾车,可以帮忙送到车上去。

    就这么简单。

    老童都站在万长生旁边笑了:“有点意思,好像抓住了人性中有点探寻未知的趣味,不错不错,我觉得你这个生意做得,但是别把生意经太影响到学生身上。”

    他当然明白成本问题,这样一张水彩画,颜料纸张可能十来块钱,镜框充其量五十块,技法娴熟的水彩画专业学生,可能十来分钟就能画一张这样的,简直就是画钱!

    但艺术品不能这么衡量成本,为了掌握这种技法那就可能是好多年的练习揣摩。

    就像那个段子说的,维修机器的时候,用粉笔在故障位画个圈只值一块钱,但知道在哪里画圈就值999块了。

    可艺术家总会担忧被金钱污染了画笔。

    万长生不怕老大哥:“我不这么看,先要让学生赚到钱,解决生活学习的基本要求,甚至满足了谈恋爱、买房子的生存空间,才有更多的心思去追求艺术,当然会有些人一门心思的想多卖多赚钱,但他们很快也会意识到更好的艺术品才更有价值,譬如每周一次的拍卖。”

    赵磊磊已经开始和稀泥:“这就是我们引导的责任了,新生事物的出现首先要肯定积极的一面,帮助学生解决经济问题,也解决了创作市场的问题,拍卖这个方式就可以用来对艺术品提高门槛,譬如说万长生这艺术价值多高啊,平京的别墅呢。”

    老童和万长生正准备揶揄未来的院长,一起哈哈哈笑了。

    万长生嘿嘿:“其实我们这还有个点,通过这种扫码了解价格的方式,后台能够有个明显的数据收集,知道哪些画更受市民喜欢,这样我们也能帮助希望赚钱的学生更有的放矢的卖菜画,只要拍卖市场真的做起来,有那种几万几十万的画作出现,那就给出了选择,是钻研艺术性,一幅画卖几万块,还是纯粹的流水化作业十张一百张卖几万呢?钱,永远是调动积极性的魔法棒,不是吗?”

    这下连老曹都跟着这边二位老友猛点头:“是是是,三千万收买了你什么?”

    万长生赶紧解释:“我到现在还没去看过……”

    手机震动起来,摸出来接听是杜雯在询问:“交易市场的软文我要开始放了哦,你确定没有问题了吧?”

    其实以这里本来就是网红景点的特色,今天搞个人潮汹涌的场面不难,但那就有点干扰领导细心品味了,重点要抓住。

    万长生确认:“开始吧,只要领导把仪式走完了就行,艾米拉那个表现还挺好。”

    杜雯好像还不知道艾米拉姐姐的八卦,嗯一声顺口:“别墅照片我发你了,没什么特别意见我就懒得装修了,直接按照工作室的状况来安排家具什么的,这边手续过户肯定要你的身份证件和本人到场……”

    万长生随意:“就挂你名下吧,你方便些。”

    杜雯立刻沉默了,几秒钟以后挂了电话。

    万长生是真没在乎产权在谁名下,或者说他内心总想把自己能给予的都给予杜雯。

    翻开微信果然看见杜雯已经发来一大堆照片,显然就是她自己早上过去拍的。

    环境非常优美,直接对着那毯子似的高尔夫球场绿草坪,前后都有院子的两家并在一起,可能就算是联排别墅,地上三层,地下一层,比较特别的就是饭厅挑空的落地玻璃显得很大气,有点他在意大利看的教堂玻璃意思。

    上面二楼左右俩卧室,三楼主卧加书房装修得都还挺富丽堂皇的那种深橡木色欧式风格,主要的床和餐桌椅都配了,卫生间更是装得有五星级酒店的豪华标准,只是其他什么都没有,显得空荡荡。

    肯定一直都没有人住过,但维护保持得挺好,配得上三千万的高价。

    可以想象,对于很多人来说,这就是个人生终极目标的家。

    但恰恰住在这里的人,却大多只是把这当做人生临时停靠点,因为他们的眼里早就看到更远的地方。

    正要把图片给玩笑的老童他们看,就看见杜雯发过来一段话:“我想装作云淡风轻,我一直想要两个自由的灵魂才是最好的爱情,我只想要这一生无怨无悔的感情,可是你倒是省着点别让我把胃口吊高了,我真是害怕我未来变得越来越物质了怎么办?真特么是你被什么打动,什么就是你的命。”

    万长生想想回复:“那就越来越物质呗,我们这么努力,就是为了以后什么都买得起。”

    杜雯再也没回应了。

    .myshu.yshu.

    (欣欣书屋WWW.XXSW.ORG快速更新大美时代小说,请收藏本站方便下次更新第一时间在线阅读!)

最新小说: 风里希无声之雪温暖你伤无敌从灵气复苏开始不如北望我在美国当爸爸16实习日志师傅受我一拜带着治疗技能穿越末世浪漫追逐时光逐鹿大荒传快穿之炮灰作战计划在主神空间里挂了之后无为碌竹马有毒我认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