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欣欣书屋 -> 玄幻魔法 -> 我开启了超凡游戏

正文 第23章 斩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饶是张潼对于水猴子所谓的力大无穷有了心理准备。

    但当那双惨白肿胀腐烂的手抓住自己脚腕的时候,恐怖的巨力还是让张潼在瞬间失去平衡。

    “md,失算了!”

    脑海中只来得及闪过这个想法,张潼的身体就在那无法抵抗的巨力下,下不受控制的向后跌倒,重重的摔在泥地里面。

    若不是张潼还本能的躲着柴油锯,千钧一发之间将柴油锯举高,估计他自己就要被柴油锯误伤了。

    哗啦!

    伴着哗啦的水声响起,张潼双腿被拖拽到冰冷的水中,身体也跟着朝着水中滑去。

    挣扎着坐了起来,张潼死死的盯着近在咫尺的水面,终于看清了隐藏在水中的那个身影。

    双眼异变,张潼可以清楚的看到,浓郁的黑气之中是一个已经在水中泡到发白,甚至腐烂的男性尸体。

    惨白肿胀的脸上,一对眼睛只剩下了两个窟窿,嘴唇烂掉了,泛黄的牙齿缝里塞满了泥土和肉丝,青色的舌头僵硬的伸了出来。

    张潼在看那水猴子,水猴子同样也在看张潼。

    空洞的眼睛也不知道为什么,让张潼有着一种被顶尖掠食者盯上的恐惧,就好像那两个窟窿里充斥着贪婪和饥饿一般。

    “天灵盖!他的天灵盖没有头发!这就是落尸鬼的天灵盖?”

    双目异变的状态下,虽然只是惊鸿一瞥,但是张潼还是敏锐的发现那尸体……或者说是水猴子的头顶是秃顶。

    光秃秃的头顶如同被大锤砸过一样,整个都凹陷了进去,就好像一个森然的白骨盘子一样,阴森的水在那凹陷之中不断的盘旋着。

    “如果被他拖到水里,我特么的必死无疑!”

    无法抵抗的力量,还有那贪婪兴奋的眼神,让张潼被死亡的阴影笼罩,大脑在飞快的思考着对策。

    “呲他?不行,我现在大半个身子都入水了,无论是黑狗血还是童子尿,都会被水稀释。”

    “最关键的是,这怪物的力量实在是太大了,我根本就来来不及做那么多动作。”

    “那么……唯一的选择就是砍他了!”

    无数个念头在脑海中一闪而逝,前所未有的理智之下,张潼遵循着某种本能,做出了最终的判断。

    柴油锯这东西,本身其实很笨重。

    此刻张潼被怪物一下子拽倒,为了防止误伤自己,柴油锯实际上是被他高高举起来的。

    这样的姿势,最适合劈砍!

    几乎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张潼的脸上都暴起了青筋,突突发动着的柴油锯被他猛地朝着裆下砍了过去。

    噗嗤!

    高速旋转的锯条轻而易举的切入到那肿胀的皮肤里,势如破竹的撕裂了那怪物的肌肉和筋膜,直到撞到骨头上,张潼才感觉到手中的柴油锯不断的传来一种震动感。

    肉眼可见的,水中冒出大片黑色的血液,腥臭的味道甚至透过水面传入到张潼的鼻子里,让他忍不住的干呕起来。

    “给我死啊!”

    强忍着那种恶心感,张潼一手握着柴油锯的握把,一手用力的按着辅助握把,拼命的往下按去。

    刺耳的声音从水下传来,甚至有大量的碎肉伴着柴油锯的运转甩到张潼的身上。

    按理说,柴油锯已经开始打碎那怪物的骨头了,但是那怪物还是拼了命的想要把自己拽到水里。

    冰冷的水已经淹没了自己的脖子,一种死亡的压迫感从四面八方传来。

    突突突!

    柴油锯依旧疯狂的旋转着,但是张潼能够感觉到,随着柴油锯入水,柴油动力系统已经开始受到影响了。

    刺耳的声音不断的在水下传来,张潼瞪大眼睛,一脸的狰狞,拼了命的按压着柴油锯。

    他知道,眼下的情况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咕咚!

    就在这个时候,冰冷中带着腥臭味道的水一下子就呛到自己的嘴里,紧接着就是张潼的整个脑袋。

    冰冷腥臭的液体将张潼的七窍淹没,窒息感接踵而来,慢慢深入大脑,心脏像被液体浸泡似的被攥紧,张潼的大脑瞬间就是一片空白。

    “完犊子了!”

    这是张潼脑海中闪过的第一个念头,但是下一刻他就感觉手中的柴油锯似乎是突破了某种障碍,再也没有传来那种对抗感。

    紧接着,那股不断拉扯自己的巨大力量,如同潮水一般退去。

    身体失去了那种无法抵抗的巨力的影响,张潼几乎是本能的挣扎起来,想要在还算浅水区的岸边站起身来。

    哗啦!

    张潼的脑袋从冰冷的水中伸了出来,冰冷的空气让张潼的大脑一个机灵。

    剧烈的咳嗽了几声之后,随着被吸入的水被自己咳出,张潼感觉整个人的力量都恢复了不少。

    挣扎着爬到岸边,浑身湿漉漉的张潼,浑身发软的瘫在泥泞的岸边,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大意了!这东西和网上描述的水猴子有很大的区别。”

    “但是,这也证明我的选择是对的!如果怪物源源不断的影响这个世界,没有自保能力的我能不能活到09年都特么两说。”

    “必须成为超凡,才能在有一定的自保力量!”

    喘息了好一会,颇有一种庆幸感的张潼,渐渐感觉到自己恢复了一部分力量。

    于是他从泥泞的岸边挣扎着爬了起来,再一次淌入水库当中,将那不知道为什么漂浮起来的柴油锯,从水中拖了出来。

    借着晦涩的月光,张潼可以清楚的看到,柴油锯崩碎的锯条上缠满了头发和碎肉。

    一具在惨白而又肿胀的尸体,几乎是和柴油锯融为一体,一道巨大而有狰狞的伤口出现在尸体上面,让尸体的整个脑袋都耷拉下来,只剩下最后一点皮肉和身子连接在一起。

    “砍到脖子上了吗?”

    看了看那无头尸体,又看了看自己身边的脑袋,张潼顿时后怕!

    如果不是幸运的砍断了它的脊椎骨,估计今天自己就要被拖到水库深处淹死。

    然后……伴着自己的血液在水底弥漫,自己的血肉会被这个怪物一口一口的啃食,只剩下一具满是啃食痕迹的白骨。

    想象到那样的画面,一股凉意从尾椎直达天灵盖。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