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山歌如刀 第八十四章 冤家路窄

第八十四章 冤家路窄

作品:《山歌如刀

    如果韦世豪要冲过去砍掉陆蛮的人头的话,恐怕刀还未落下,自己就先中箭身亡了。

    可是,他没有那么傻,立即挥舞着手中的大刀,将那些朝他飞来的箭一一斩落在马前。

    “妈的,卑鄙!给我放!”刘重山挥舞着双锤大喊一声,已拍马冲了过去。

    其实,韦世豪早有预判,事先已安排了近千名的弓箭手站在后排,以防不测。

    刘重山下令后,弓箭手应声冲到前面,瞄准门楼上的敌军便同时放箭。

    陆大海兵变到敬流安扎后,未能建起兵工制造作坊,因此在弓箭的数量上非常紧缺,布置在里苗阵地上的只有三百名弓箭手,这哪里抵挡住这如雨的箭阵。

    门楼上,瞬间死伤无数,幸存的弓箭手只有猫在墙根躲避,哪还敢冒头。

    韦世豪缓解压力回过神来时,陆蛮已被邓迁徒扶起,向门楼的大门退去。

    “杀!”韦世豪一声令下,自己一马当先,杀入敌阵中,其他士兵紧随其后。

    敌军将领战败,志气受到严重打击,根本就不是庆远府士兵们的对手,溃不成军,顿时整个山谷,杀喊声、惨叫声震天。

    三千人,最后逃进门楼的不足两千人。

    大门关上后,谢总兵觉得应乘胜追击,立刻下令发起总攻。

    陆大海部已无路可退。邓迁徒安排人给陆蛮包扎后,立刻上门楼带领其他士兵奋力抵抗。

    里苗寨开战后,本以为庆远府不敢真开打的陆大海和邓唯利慌乱起来,同时派出几拨人向周边的合山县和柳州府、忻城土司衙门请求支援。

    里苗寨是陆大海设置的第一道险关,胜败关系到其部的生死存亡,不容半点闪失,因此他亲自带上三千精兵,和邓唯利新招募的两千新兵紧急增援里苗寨。

    赶往柳州府和合山县请求援救兵的使者,刚刚出忻城的地界,便已经被扣押,哪里还搬得到救兵。

    然而,恩胜得知庆远府向陆大海部发起进攻后,第一时间就派了两千精兵欲增援。但是刚赶到马泗圩场一带,便已被在那里等候多时的谢英君部拦截,只好丢盔弃钾地打道回府。

    恩胜觉得州官老爷这是疯了,连安公公的命令和南宁府的文告都敢违抗?

    他转念一想,既然庆远府这么疯狂,作为陆大海党羽的他也有可能殃其池鱼,因此立刻做防范,同时也派人到南宁汇报情况。

    邓唯利依仗着门楼的优势,虽然死伤惨重,但是勉强撑了一个多小时。

    当韦世豪就快攻下门楼时,陆大海正好赶到,立刻将攻上门楼的士兵压了下去。

    经过一个多小时的激战后,部队也需要喘息,于是谢总兵立即下令停止进攻,令士兵们稍作调整。

    韦世豪正打得起劲,谢总兵却下令停止进攻,令他十分不解。

    韦世豪来到谢总兵面前问道:“总

    兵大人,部队的士气正高涨的时候,为何突然下令停止进攻?”

    “敌人占据天险,给我军造成很大损失。敌人的援军又刚刚到,士气正高,如果我军硬攻的话,损失先不说,还容易被挫败锐气。目前,东路西路战事进行得比较顺利,而且我估计不久两路兵力就会逼近殴洞圩场,给敌军造成压力……我们先缓缓。”谢总兵胸有成竹地道。

    韦世豪恍然大悟,不禁感叹到姜还是老的辣。

    陆大海走上门楼,看到州官老爷和谢总兵都在门楼外边的敌军阵营中,又看到横七竖八地倒在血泊中的自己的士兵,便气不打一处出。

    他胀*红着脸,大声地对门楼下方的州官老爷喊道:“姓莫的,你好大的胆子,竟然违抗安公公的命令,违抗南宁府的命令。你这是以上犯上,难道你就不怕别被皇上诛你九族吗?”

    州官老爷一听,便哈哈大笑起来,道:“你陆大海为谋取我州官之位,贿赂高官,勾结党羽,残害南宁府官差,还搞兵变,难道你就不怕皇上砍你的头吗?”

    “哈哈,姓莫的,事到如今,我就知诉你吧!本官上边有安公公罩着,他可是当今皇上身边的红人,州官老爷的位子本该属于我陆某人的,你一个唯唯诺诺的老头根本就不配。告诉你吧,若不是你手中的那张藏宝图,你早就一命乌呼了。”

    “哼,有些钱,你的命不够硬,赚到了都花不了,你欠下的债,终究都还清的。”州官老爷说着说着,就开始变得有些激动起来。

    他指着身边的韦世豪,道:“你看他谁?”

    “他?不就是敬流的一位残民,被你捧起来当个小小官的韦世豪吗?有什么了不起的?”

    “错,他真名叫莫宗诏!十七年前,你勾结恩胜杀害了莫怀仁土司,捧恩胜夺了忻城土司之位,而被你们杀害的莫土司,就是莫宗诏的阿爸!”

    啊?莫怀仁的儿子——莫宗诏,就是韦世豪?

    这十七年来,陆大海和恩胜做梦都想追杀的莫宗诏,就是韦世豪,还曾经在他手下当了几个月的兵?这太戏剧性了,令陆大海大吃一惊,他揉了揉双眼再看,韦世豪的长相的确有几分与莫怀仁神似,应当错不了。

    看清韦世豪后,陆大海全身一震,差点没站稳。

    “那又怎么样?待我上报安公公以后,再将你们一一杀尽便是了。”陆大海死到临头了仍抱着安公公的大腿不放。

    “哈哈……安公公还能罩着你?他自身都难保了。我奉劝你赶紧束手就擒,向州官老爷求饶,兴许可保留一具全尸。”韦世豪嘲笑道。

    “胡说……大胆,你竟敢在背后讲安公公的坏话?……”陆大海怒道。

    这话还没讲完,立刻有士兵来报,道:“敌我力量悬殊,我军已抵挡不住马泗方向来犯之敌,开始后撤;南屏圩场方向的战事也非常吃紧,请救支援。”

    “啊?”听到战事汇报后,陆大海双腿一软,身子晃了一下,立刻靠到墙边,差点瘫在地上。

    “庆远府哪来的这么多兵力?恩胜呢?他派来的援兵呢?我们派出申求周边援军的差使回来没有?”陆大海大声叫道。

    “恩胜土司派出两千援军,在半路上受阻后,已退守城关一带自保,不敢再派一兵一卒。派出去的差使出了忻城地界,就都被抓了。有情报说,皇上下令不许任何人支援我部,我们只能靠自己了。”

    完了,完了!

    陆大海听到这一晴天霹雳的消息后,当场就瘫软在地,再看着自己的儿子陆蛮正被人抬上马车,往后方运去时,此时的他才知道怎么叫绝望。

    其他的士兵看到陆大海绝望的样子也动摇了军心,这仗还怎么打?

    “进攻!”

    正在此时,谢总兵手中的剑,立刻指向门楼,发起总攻的号令。

    “给我杀!”

    反正是一死,陆大海狗急跳墙,便咆哮着,欲作垂死挣扎。

    然而士气严重受损的守军哪里还抵挡得住谢总兵的军队的进攻?

    很快,里苗寨的险关失守,陆大海等退守殴洞圩场。

    此时,贪生怕死的邓迁徒早已借口护送陆蛮回到敬流治疗,而逃回了那借寨。

    “阿爸,庆远府的部队攻来了,陆大海的部队根本不堪一击,这下怎么办?这下怎么办?”邓迁徒焦急地问道。

    听到里苗失守,周边的无人愿意伸出援手,邓府里早就乱成了一团,邓唯利哪知道怎么办?

    他早就四肢哆嗦,额头冒汗,在堂屋里走来走去。

    李管家也面如土色根本想不出什么好法。

    “你问我怎么办?我该去问谁?”邓唯利不好气地道。

    “老爷,不,里长大人,我们……”李管家道。

    “都什么时候,还里长大人?还是叫老爷听起来舒服一点。真是抱应啊,我一心想混个里长当当,这还没当上几天,好日子就到头了呀!”邓唯利猛拍着额头道,感叹着自己的人生。

    “老爷,要不,我们赶紧逃吧!趁庆远府的军队还没打到我们这里之前。”李管家道。

    “逃,往哪里逃?”

    “我们这里山高林密,往林子里钻几个人绝对不会被发现。我们逃到八角寨避一避,那里山高路远,官兵知道我们藏在那里也未必攻上去。老爷一直资助他们,在危难之时,他们不会不管我们的。再说,土匪看中的是金钱,我们多带一些钱去,他们就一定会收留我们。”李管家道。

    八角寨是土匪窝,是忻城土县最大的一支土匪。上百年来,他们凭着险要的地理优势,官兵都拿他们没有办法,队伍也越壮越大。

    “好,就去八角寨。管家,你找两个家丁抬银两,我们穿着山民服装,从寨子后的山弄走。”邓唯利道。

    (欣欣书屋WWW.XXSW.ORG快速更新山歌如刀小说,请收藏本站方便下次更新第一时间在线阅读!)

最新小说: 诸天无限抽奖系统血衍道途碎玉孤儿百战之虫界入侵山河为聘,日月为媒向日葵寻梦记艾洛大陆懦弱的萝莉三国之天水姜伯约超神学院之不死之王我给万物加个点漫威之暗影女王王妃是只小狐狸重生之美丽香江超神级机械战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