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汉献帝刘能 第一百一十六章 春梦依稀回汉末

第一百一十六章 春梦依稀回汉末

作品:《汉献帝刘能

    明天就要走了,这才发现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办。我给大金牙打了个电话,说不好意思兄弟这边有急事要出国没时间把车还给你了,我把钥匙留在东北你有空了自己过来取一下吧,地址你记好。大金牙爽朗而奸诈的笑着说刘能你真是太客气了,一辆车而已嘛,就送给兄弟了。这时我听见旁边有女人的撒娇声,便好奇的问他在哪里。大金牙说他带着刚交的女朋友选车呢,在选兰博基尼还是悍马之间有点小分歧,不过这都不要紧,不是什么关键性的问题。说到底还要多谢刘能兄弟的货呀,仿得简直太逼真了。

    “刚交”的女朋友?这家伙分得还挺细……又寒暄了几句我就挂了电话,心想那家伙都要买兰博基尼了,估计这辆小拓拓他也不会太在意。那就干脆停在这里好了,下次回去时再给他开过去。

    我又给刘均涛打了一个电话,问他娃的礼物们收到没有?刘均涛哈哈笑着说收到了收到了,比我们村办工厂做的那些仿古器物还好,我正拿着赏玩呢。我心想皇帝用的东西怎么说也应该是央企做的,和你们村办工厂中间隔着好多级呢……然后我又叮嘱他一定要收好可千万别弄丢了,等娃长大嫁人了留着陪嫁。刘均涛说呵呵刘能你越来越会说笑话了,然后就挂上了电话。

    和我妈说我要走了的时候,我妈只是淡淡的“哦”了一声,然后祝福我要努力工作。我不知道我妈说的工作和我和貂蝉基本每天都做的工作是不是一回事,要是一回事的话那根本用不着鞭策的,但还是很老实的答应了。我妈又说你和悠悠打算什么时候要孩子?我俩本来一直都想赶紧要一个的,但这几天带东方朔把我俩都给带怕了……我谨慎的考虑了一下说还是过两年吧,我俩现在都还年轻。

    “还是早点要好。”我妈首先总结性的发言,而后絮絮叨叨的说了一大堆早要孩子的好处,说到一半时突然发现缺少了一个重要的说教对象。“悠悠呢?把她也叫来,你俩一起听听。”

    “呃……她忙着呢,有什么事您就和我说吧,我转告她。”

    貂蝉确实在忙,她这段时间说要背回去一大包的东西已经有几十种了,达成这个目标显然不大现实,最后只能精简为一小包然后又更加精简为一件。现在,貂蝉就在超市里面推着小车认真的对照着纸条上的东西,一件件放到小车里。

    晚上,我和貂蝉都无心工作。她躺在我的臂弯里幽幽嘚嘚说:“小能,明天咱们就要回去了……还真有点舍不得呢。你说,我们以后还有机会回来吗?”

    我在黑暗中摸到了香烟和打火机,熟练的抽出一支后点燃,吐出一口浓浓的烟雾。“我也不知道,不过这里可以没有我,三国却不能。”

    我们睡得很晚,第二天早上醒来时,居然已经在龙床上了……我大张着嘴一时间无法适应,貂蝉则连忙去找昨晚她买的那些东西。还好,都整整齐齐的摆放在地板上。

    这个西门祝,真是太不让人省心了。

    “小能……陛下,咱们这就回来了吗?”

    “是的,我们回来了。”我看着寝宫内那那方青铜大镜,很严肃的说。

    我和貂蝉像做贼一样将她的那些宝贝小心翼翼的藏好,这要是不小心被哪个小太监看见了可是解释不清楚的。因为过于仓促还打碎了一瓶香水,香气在我的寝宫内弥漫开来我们却没时间去感受,手忙脚乱的收拾着那些东西。好不容易都藏起来了,又发现还得换衣服……

    这还是貂蝉第一次在我面前换衣服……她让我转过身去,然后自己因为害羞也转了过去,我就转回来了。

    “呃……其实我觉得咱们刚才没必要那么匆忙的。”在龙床上正襟危坐了好久之后,我对貂蝉说。

    “是呀,我都饿了。”

    这些奴才也太不像话了,从早上一直坐到了下午都没人理我们。虽然俺刘能是提倡人人平等的,但我同时也认为所有人都应该尊重自己的工作。伺候我,不就是他们最愉快最神圣的工作吗?

    “陛下。”貂蝉拽了拽我的衣袖说:“要不别等了,我们还是出去找点东西吃吧。”

    其实我早就想出去了,只不过有些拉不下皇帝的脸面。现在既然貂蝉都这么说了,那我也就勉为其难的从谏如流吧。我轻咳一声,颇具威严的站起身,四平八稳的向外走去,貂蝉小心翼翼的低头跟在我的身后。

    外面,一个人都没有。

    “陛下,这空气好甜呀。”貂蝉见周围没人,高兴的拉起裙摆,滑了两个舞步,仰起头看着我说。

    我还真没注意过空气的区别,下意识地吸了一口,还真甜……

    甜甜的空气中传来鸟鸣的声音,积雪覆盖着的青石板上一个脚印都没有,看来已经很久没人造访过我的寝宫了……这也难怪,凭空消失了一个多月,谁还会有事没事的跑过来献殷勤呢?我相信张小让的忠诚,但同样我也用了好多年的时间把他改造得不再愚忠,要学会审时度势发挥自己的主观能动性。现在,造成的最直接后果是我找不到他了。

    张小让作为我最给力也最贴心的近侍,我悲哀的发现自己居然不知道他住在哪里。这要是在现代就好办了,大不了俺刘能气运丹田大喊一声,就算没人听见起码也能惊起一堆鸟雀宣告自己的完美回归吧?而现在我囿于皇帝的身份,在公众场合必须要保持天子的威仪。要真是大声喊叫了,那便是天子一怒,浮尸千里,举世悚然。作为一个旷世明君,俺刘能是不会这么做的。

    于是,跟着我在皇宫大内来回兜了几个圈子后,貂蝉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陛下,您该不会是不认路吧?”

    我有些尴尬的回答:“朕平时都是跟着张小让走的,没怎么费心去记住这些乱糟糟的道路……”

    貂蝉也不认路,她平时一般都在寝宫里面宅着足不出户,现在我俩唯一能够找到的地方就是东方朔修真的那座小房子,于是我们就去了。

    远远的看见那条潺潺的小溪,那个寂静清幽的小院,却没有了那个一直猥琐着笑容满面的老家伙。睹物思人大抵就是现在的这种情绪吧?我和貂蝉都没有说话,都在想东方朔现在过得好不好?有没有被小护士虐待?有没有被别的小朋友欺负?当然最后的那点担心基本上是多余的,我不认为会有小朋友愿意和东方朔一起玩。

    鱼竿还在小溪里面垂着,一上一下很有节奏的轻轻摇摆。有风拂过,水面上泛起层层波纹,也让我和貂蝉泛起了心中的涟漪。一切都保持着东方朔离开之前的样子。我俩小心的绕过柴扉,轻轻一推,房门便应声而开。屋内,居然还有一个熟悉的背影……

    张小让缓缓的转过身,有些难以置信的揉了揉眼睛,接着便起身飞扑过来,眼含热泪,口中大声喊道:“陛下,您老人家回来了呀。想死奴婢了。”

    满怀激动之下,张小让甚至都忘了君臣之礼,直接扑到了我的怀里,我轻轻拍打着他的后背以示抚慰。过了好一会儿,张小让抽噎之声渐渐止住,这才仿佛遭到电击一般从我怀中跳出来,跪伏在地说:“奴婢无礼,冒犯陛下天威,实在死罪,请陛下责罚。”

    “无罪,朕饿了,去给朕找点东西来吃。”

    “陛下回来了,传膳。”张小让大声喊着跑了出去,声音在安静的皇宫中传得很远很远。这也难怪,我要是一直不回来那他不就失业了嘛……一个残疾人,在这乱世很难再找到这么专业对口的工作了。

    我和貂蝉实在走不动了,就在东方朔的小屋里进膳。有关陛下归来的传闻已经在后宫里、朝堂上,乃至许都的街头巷尾不胫而走。曹节袁绮当时便泪流满面,伏皇后匆匆的训练着小皇子等一下见到父皇时要如何应对,各宫的后妃也都忙着梳妆打扮,想在久别重逢之后晃瞎我的狗眼。

    后宫、朝堂乃至整个天下的主人回来了,正在一间简陋的小房子里面满头大汗狼吞虎咽的吃着简单的盒饭,偶尔停下来打一个响亮的饱嗝。身边围满了宫女太监,让我在一顿饭的时间内就找回了做皇帝的感觉。

    素面朝天的曹节和袁绮先来了,二人一前一后的进门,然后便和方才的张小让一样飞扑过来。我还没来得及躲,就看见她俩一左一右都扑到了貂蝉的怀里。接下来各宫嫔妃接踵而至,将东方朔的小破屋点缀着花枝招展。最后,伏皇后牵着小皇子的手神情雍容的走了进来,原本乱哄哄的屋子里面一下子便鸦雀无声。

    “臣妾见过陛下。”

    “儿臣叩见父皇。”

    (欣欣书屋WWW.XXSW.ORG快速更新汉献帝刘能小说,请收藏本站方便下次更新第一时间在线阅读!)

最新小说: 风里希无声之雪温暖你伤无敌从灵气复苏开始不如北望我在美国当爸爸16实习日志师傅受我一拜带着治疗技能穿越末世浪漫追逐时光逐鹿大荒传快穿之炮灰作战计划在主神空间里挂了之后无为碌竹马有毒我认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