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将门医妻 第396章 布多王

第396章 布多王

作品:《将门医妻

    善堂的事才初具了眉目,另外一件事便在上京引起了轩然大波。

    赵尚书被捉拿下狱了!

    安西城的上下官员被一撸到底,只剩了几个幸免于难。

    这些人被下狱之后,朝廷做的第一件事,便是抄家。

    听闻安西巡抚的家中有一整面墙,都是用白花花的银子砌起来的呢。

    赵尚书被带走之时,还在与他的女儿在那里商议着如何不动声色的引起宋文清的注意力。

    他满脸不可置信地看着前来捉拿他的侍卫,声音都有些颤抖:“我要见承恩公。”

    赵阿桂整个人都不好了,父亲突然变成了阶下囚,自己以后又怎么嫁进承恩公府呢?

    “你们放开我爹,放开!”

    她突然扑打着上前,对着捉拿了他的父亲的侍卫就是连扑带咬。

    “阿桂,去找那个人。”

    赵尚书很想知道是不是承恩公突然反水,忙对着女儿使眼色。

    赵阿桂有些楞楞地停下手上的动作,看着被毫无尊严拖走的父亲,有些不知所措。

    找那个人,怎么找,他会见自己吗?

    就算是找了又能怎么样,自己还会是平妻吗?

    她的心底隐隐闪过一个念头,自己的父亲,真的是无辜的吗?

    她转过头,看着母亲站在回廊下,眼底满是悲怆。

    “母亲……”

    她喃喃低语。

    没想到,她的母亲只是淡淡地看了她一眼,转身便离开了。

    ********

    天牢。

    “承恩公,没想到啊。”

    赵尚书看着面无表情站在牢外的承恩公,笑着说道。

    承恩公转头看向赵尚书:“我也没有想到,你们的胆子会这么大。”

    赵尚书嗤笑一声:“怎么,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我们这么做也是无可厚非。”

    “无可厚非?”旁边却传来了陆承安有些咬牙切齿的声音。

    “你们这些人抄没的家财,都要顶得上一个国库了!”

    “镇国公,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朝廷那点俸禄,怎么能养得起我们呢,我们为自己谋条出路,为子孙后代留下些钱财,又有什么错呢?”

    赵尚书的话彻底惹恼了陆承安。

    他示意狱卒打开牢门,上前几步将赵尚书拖了出来,狠狠一拳打在他黑黢黢的胖脸上。

    “我这人,最看不下去像你这种自以为是的人了。”

    承恩公站在一边,一句话也不说,见陆承安打够了,只是吩咐狱卒将人重新关好,便与陆承安一道,转身往外走。

    “承恩公,你真的并不想为你的子孙后代留下些什么吗?”

    赵尚书被陆承安打掉了一颗牙,说话都有些漏风。

    承恩公停下脚步,看着赵尚书:“这是我妹妹和妹夫留给我外甥的大周朝,谁想要对这个朝廷不利,那便是跟我过不去。”

    “承恩公,外甥的总不如自己的。”

    赵尚书觉得他还能再搏最后一把。

    没想到承恩公却是快步走了回来,在他脸上淤青的地方又是重重的一拳。

    “我宋长源绝不会肖想这些不属于我的东西,哪怕将来新君猜忌,要斩了我满门,我宋长源也不会去碰着大周朝的江山一分一毫!”

    一席话不仅让赵尚书愣住了,就连陆承安也心神激荡。

    承恩公,果然还是原来那个刚正不阿心怀天下之人。

    “镇国公,我们走吧。”

    承恩公说完这句话,便喊了陆承安出天牢。

    “那抄没的财产……”

    “张大人亲自带人去迎了。”

    陆承安说道。

    张千城身为先帝的金羽卫统领,不仅武艺高超,排兵布阵也是很有一套的。

    他亲自去迎了这批财产回来,想必没有什么意外。

    而安西的大小官员也已经定下,身在外地的,都由金羽卫统一护送,争取早日恢复安西的正常秩序。

    “我在安西之时,也收受了不少贿赂,一会我把单子拿给你,你清点一下。”

    承恩公与陆承安一道往宫里走着,突然说道。

    陆承安不以为意地说道:“能有多少银子?”

    承恩公看着他,笑得很是悲哀:“光是收买我,就用了将近三百万两银子。”

    陆承安顿时明白了他的言下之意。

    除了安西这一大群,还有朝廷之中其他人呢。

    对于那些收受了贿赂的官员,难道还能一网打尽不成?

    若是真的全部处决了,那大周朝的动荡,就不是他们这些人能稳得住的了。

    ********

    木沙到现在也不敢相信,自己心心念念得惜若美人在最关键的时刻,拿出了自己给她的玉佩,出面证实了自己的弑君弑父之罪。

    他看着自己身下脏兮兮的稻草,还有角落里正在与自己瞪眼的老鼠,只觉得人生如梦。

    他颓然地躺下,闭上了眼睛。

    是不是自己一觉醒来,就会发现这真是个梦而已。

    “我可以作证,是木沙王子让我将这软筋散放在大王的茶水里的,我若是不从,木沙王子就要杀了我。”

    “这是我从木沙王子身上偷出来的玉佩。”

    “我越想越怕,便去求了王后做主,求王后救我一命。”

    他一闭上眼睛,柳惜若楚楚可怜的样子就会出现在自己面前。

    栽了,这次,是真栽了。

    生平第一次对一个女人动了心,却被这个美丽的女人推到了万劫不复的深渊。

    父王死了,也不会再有人为自己做主了。

    “大哥。”

    黑暗中,走路的声音传了过来,随后,便是布多的声音在牢外响起。

    木沙不想说话,只是躺在那里,静静地看着牢房那黑漆漆的房顶。

    “大哥,我给你带了些吃食过来。”

    布多说着,拿出了一个饭盒,从里面摆出了酒菜。

    木沙没有起身,只是淡淡地开口。

    “滚。”

    布多也不恼怒,摆好了饭菜之后,便退了出去。

    木沙见他离开,抓起了地上的酒壶。

    喝一口吧,以后,说不准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也不知道自己死了之后,这伊格国新一任的王,会是谁。

    伊格国的处事效率很高,第二日,便将一壶鸩酒送到了木沙面前。

    木沙看着那鸩酒,问道面前的内侍:“新一任王,是五王子还是六王子?”

    内侍只恭敬的说道:“是王后与右丞相亲自力保的布多王。”

    (欣欣书屋WWW.XXSW.ORG快速更新将门医妻小说,请收藏本站方便下次更新第一时间在线阅读!)

最新小说: 风里希无声之雪温暖你伤无敌从灵气复苏开始不如北望我在美国当爸爸16实习日志师傅受我一拜带着治疗技能穿越末世浪漫追逐时光逐鹿大荒传快穿之炮灰作战计划在主神空间里挂了之后无为碌竹马有毒我认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