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将门医妻 第062章 逼宫(七)

第062章 逼宫(七)

作品:《将门医妻

    陆承安看着太后远去的身影,和站在原地不知所措的五军营将士,挥手道:“全部拿下。”

    长春宫之中的事件就这么突然地结束了,皇后也有点吃惊。

    秦苒苒安慰道:“可能知道了毒药出现的时间,太后娘娘知道了什么,她只是想为了自己的孩儿报仇,找到了仇人,自然离开了。”

    皇后点点头,将手放在自己的小腹,若是有人如此害她的孩儿,她必当会千倍百倍的偿还。

    “众位将士今日辛苦了,还要辛苦诸位将这里的叛军清理干净,然后去支援陛下。”皇后朗声说道。

    “属下遵命!”整齐划一的回答声听得人热血沸腾。

    “有诸位将士在此,我大周必然会安然度过此劫!”皇后拔高声音,“天佑我大周!”

    众将士擦了擦脸上溅得血污,满面肃杀之色中还夹杂着几分骄傲,五军营的将士则是有些羞愤的低头。

    明明过着好日子,无比信任当前的主君,今日却对着自己的主君出手。而自己的督军,就这么欺瞒于自己,让自己走上叛国之路!

    “娘娘,我等受人蒙蔽,求娘娘恕罪,让我等将功补过!我是千户长,这些兄弟都是我的手下,如今有这么多……”一个穿着千户长衣服的男人突然出列跪地,哽咽着说道,“娘娘,我们都是粗人,上头有命便遵从命令,谁知是来逼宫造反的,我等愿意听从陆将军的命令,跟陆将军一起讨伐贼人,事后若陛下不愿原谅我们,请陛下定罪便是。”

    陆承安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皇后下首,闻言对着皇后微微颔首。

    皇后抬手:“众位将士们平身,你们及时回头是岸,相信陛下也会宽大处理,既然如此,那我们便一同去往陛下那边吧。”

    秦苒苒从袖中再次掏出瓷瓶,取出一枚药丸入内拿水化开,递给皇后:“娘娘,喝口水再去吧。”

    皇后闻到碗中淡淡地药草味道,面色平静地接过碗,仰头喝了下去。

    秦苒苒立刻接过碗递给挽秋,扶住皇后的手臂,手指再次搭在皇后的手腕处。

    感受着慢慢平缓下来的跳动,秦苒苒松了一口气,不动声色地将手指拿下,扶着皇后坐上凤驾。

    齐夫人意气风发的跟在后面,手中的剑刃上还有未干的血迹,与她相对视的将士们都惊惧地低下头。

    这位夫人身手简直厉害,还有旁边那位小姑娘,跟她们对上,简直就是有去无回!

    真是行走中的人命收割机!

    镇南候能调动的兵力并不是很多,毕竟他现在只是闲赋在家的一品侯爷,手中并无实权。

    一路上没有遇到任何阻碍,一众人便走到了上书房门前。

    上书房前,一群人仍在对峙,皇后示意内侍放下凤驾,她带着秦苒苒与齐夫人和陆九抄着小道往德庆帝那边走去。

    陆承安则是大步上前,抱拳说道:“陛下,长春宫已经无恙,请陛下放心!”

    德庆帝的身形松了一松,随即全副精神放在了镇南候身上。

    “我只想知道,当年父亲的那瓶牵机,后来去哪了?”太后的声音中带着几分咬牙切齿的味道,“你给哀家说实话,到底去了哪?”

    “长姐在说什么?我完全听不懂。”镇南侯面色难看,矢口否认。

    太后终于从銮驾上下来,慢慢走到镇南侯面前,双眼紧盯着镇南侯的双眼:“我问你,当年,父亲的那瓶牵机,到底,去哪了!”

    “我说过了,我不知道。”镇南侯将目光投向一旁,不与太后对视。

    “冯志远,你看着我告诉我你不知道此事。北辰先生的徒弟亲口告诉我,牵机在五十年前出现过,后来被人购走,五十年前,父亲付出巨大代价购入的牵机,现在在何处?”太后声音悲愤欲绝,双手握紧成拳。

    北辰先生此事也站出来说道:“草民确实知道五十年前有人高价购走了牵机,毕竟此毒非比寻常,草民也想得到一瓶用作研究,可是这五十年来,一点别的消息也没有。”

    皇后此时带着几人悄悄出现在德庆帝身边,她看着毫发无伤的德庆帝,心中暗暗松了一口气。

    德庆帝眼神瞥到身边突然出现的熟悉身影和一直陪在她身边的秦苒苒,也不在不知不觉间松了一口气,彻底放下心来。

    “当年你带进宫的那份果子露,承儿当时就说味道与其他的果子露不一样,我却没放在心上。直到承儿去了之后,我一遍一遍地想当时发生的事,承儿的吃食全部都是我宫里的宫女内侍负责的,这么多年都没有问题,可就是那天,喝了你送进宫的果子露,当天晚上就……你是我嫡亲的弟弟,承儿嫡亲的舅舅,承儿继承大统,对我们冯家而言,有何不好?你为何要害他?”太后说到此处,已是泪流满面,声音凄苦悲凉。

    “哈哈哈哈,你的孩子继承大统对我们冯家有何不敢?你的孩子姓周,对我们冯家来说有何好处?”镇南侯突然仰天大笑。

    “为何我冯家就不能掌了这天下?为何我冯志远就只能屈居人臣?为何你一生下孩子,先皇就要夺了父亲的权力,要镇南侯府修养?”

    “你那孩子让我们府上下不再受信任,远离权力中心,我为何要辅佐于他,送你入宫,为得不就是站得更高,得到的更多吗!”

    “那牵机,是父亲亲自放入果子露的,为了引出后面这一场局,还特意想办法给你的好友用了毒,让她也早早地死去,要不然今日怎么会只凭我几句话,你便同意我做这惊天动地的大事,还为我做宫中的内应?”

    “可惜我还是晚了点,为了寻那软香,花费的功夫太大了,若是再早几年,这天下,早就是我冯家的了!”

    太后站在镇南侯面前,低垂着头,指甲深深地陷入手掌心中。

    顷刻,她蓦地抬手,抽出了镇南侯腰侧的剑,将剑放在镇南侯的颈侧。

    (欣欣书屋WWW.XXSW.ORG快速更新将门医妻小说,请收藏本站方便下次更新第一时间在线阅读!)

最新小说: 风里希无声之雪温暖你伤无敌从灵气复苏开始不如北望我在美国当爸爸16实习日志师傅受我一拜带着治疗技能穿越末世浪漫追逐时光逐鹿大荒传快穿之炮灰作战计划在主神空间里挂了之后无为碌竹马有毒我认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