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请做个好人 第242章 锄奸大会

第242章 锄奸大会

作品:《请做个好人

    余庆和羊教授展开了一番畅谈。

    于是,在忠良孝义的狗腿子余庆的一力主张下,不久之后...

    这个靠着魔种寄生和精神控制解决了所有内部隐患的邪恶魔修集团,紧急召开了第一次内部审查会议。

    会议上,魔道巨擘羊教授高居首座睥睨四方,首席助手余庆端坐在侧气势逼人。

    在教授麾下卖命的魔修尽皆到场,会议室里杀气四溢,魔浪滔天。

    当然...

    这杀气主要都是羊教授一个人放出来的。

    他冷冷地瞥着面前那一众战战兢兢、坐立不安的部下,语气不善地说道:

    “各位!”

    “我们的队伍里,可能混进来了奸细。”

    “啊?”

    听到这话,在场的魔修们都是一阵呆傻:

    “我们里面有奸细?”

    “那怎么可能呢?!”

    他们可全都是被教授洗过脑子的忠实走狗,别说是做出什么背叛的举动,就算只是在心里想想都会被刺激得头疼欲裂、痛不欲生。

    就算他们里面真有人想当奸细,也没有那“技术条件”啊!

    “肯定有!”

    余庆却是斩钉截铁地说道:

    “今天学校里燃起的那一场大火,大家应该都看见了吧?”

    “教学楼里可燃物本就不多,而这次大火刚一燃起,就瞬间点燃了一整层楼!”

    “这肯定是有人在故意纵火!”

    “学生们平日的一举一动都有专门负责行为教育的教官专门监视,他们根本不可能私下溜到教学楼里。”

    “而火场附近楼道里的监控摄像头上,也没能拍到纵火者的身影。”

    “这说明——”

    “放火的肯定是对学校环境机会熟悉,而且还有身手不走楼道、直接跳窗爬楼作案的修行高手!”

    “这...”

    一众小喽啰听得面面相觑,既是惊诧,又是不安。

    而这时,在让狗腿子余庆说明了情况之后,羊教授才缓缓抬眼扫视四周,杀气腾腾地问道:

    “各位。”

    “对余庆提到的这件事,有人知道内情吗?”

    羊教授言语之间,赫然用上了他惯用的强力精神威压。

    在场的魔修不仅实力都远逊教授扛不住这种气势逼迫,更是在入伙之时就接受过羊教授的电疗洗脑,是绝对不能违抗他命令的忠实走狗。

    在这种情况下,心里没鬼的魔修都忍不住打起了哆嗦,心里有鬼的家伙就更是直接白了脸颊——

    白莹莹的脸就白了。

    她脑中涌出一股刺痛,下意识地就想把自己知道的真相全都吐露出来。

    而这时,余庆却是深深地望了她一眼。

    他以自己魔种培育者的力量给白莹莹强行下了命令,用这种更为霸道的控制方式强行驱逐了洗脑术法给白莹莹带来的影响。

    终于,白莹莹脸色煞白地闭上了嘴。

    但是,观察敏锐的羊教授却还是注意到了她身体上那控制不住的颤抖,察觉到了她神色中难以隐藏的异样:

    “白老师...”

    他冷冷地望了白莹莹一眼:

    “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我、我...”

    白莹莹稍稍从刚刚发生的强烈精神刺激中缓了过来,按照事先排练好的剧本,吞吞吐吐地说道:

    “我...”

    “我最近这两天,曾经偶尔看到欧阳睿老师在发生火灾的教学楼旁边鬼鬼祟祟地转悠。”

    “嗯?”

    羊教授微一皱眉,目光很快就转移到了欧阳睿的身上。

    “什么?”

    在成为全场的焦点后,欧阳睿的脸色瞬间变了:

    “姓白的,你、你说什么呢?”

    “难道说我是内奸?”

    “这怎么可能!”

    “我当初可是主动接受了教授的‘精神治疗’,自愿成为教授的助手的!”

    “你一个被迫入伙的新人,凭什么跑出来指正我?”

    “唔...”

    白莹莹重重地咬了一下嘴唇,死不改口地说道:

    “我只是说我看到的东西而已。”

    “至于你到底有没有问题,那还得教授亲自决断!”

    “你?!”

    欧阳睿被狠狠地噎了一下,只得紧张不安地迎上羊教授那恐怖骇人的目光,畏畏缩缩地说道:

    “教授,您可别听她胡扯啊!”

    “有那种精神禁制在,我怎么可能会当叛徒呢?”

    “哼!”

    羊教授冷冷一哼,面色凝重地说道:

    “世上没有不破的术法。”

    “不管是魔种操纵,还是精神控制,都有着相应的解除之法。”

    “我们之前没见过、不了解,并不代表它们不存在。”

    “猎魔部队手上掌握着全天下最丰富的修行资源,说不定他们就已经找到了什么破解之法,还把你们其中的某一个人变成了他们的眼线!”

    “所以...”

    他微微一顿,环顾四周道:

    “现在,你们说的话都可能是假话,你们每一个人都可能是奸细!”

    魔修们都噤若寒蝉不敢言语,而那已经被打上头号嫌疑人标签的欧阳睿就更是吓得浑身发抖:

    “教授,您一定要相信我啊!”

    “我可是您的老部下!”

    “我哥哥欧阳志还是您原来的首席助手,他...他可是还为您献出了性命啊!”

    欧阳睿摆出了自己的资历,以示他们欧阳一家满门忠烈、绝无二心。

    说着,他就不自觉地将矛头对准了余庆:

    “真要是有内奸的话...”

    “那也是这个姓余的最有可能!”

    “他以前就和猎魔部队合作过,来之前还害死了我大哥!他肯定...”

    “呵呵。”

    不待欧阳睿将话说完,余庆便一脸不屑地怼了回去:

    “拿以前的事情说事有什么用?”

    “那时候我还是灵修,现在我是灵修吗?”

    他放出了自己那远远强过对方的魔气波动,咄咄逼人地说道:

    “你不提还好...”

    “说起和猎魔部队合作,我就想起了一件蹊跷的事情:”

    “当时我一直被蒙在鼓里,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柳菲菲和裴常乐盯上。”

    “可是,就在柳菲菲死前的最后几天,猎魔部队的人就拿着不知道从哪获得的内部情报突然找上门来。”

    “他们告诉我我身旁潜伏着两个暗中窥视的魔修,还要求我将计就计给他们设下陷阱。”

    “你说说...”

    “他们的情报是从哪来的?”

    “呸!”

    “你难道想说是我给的?”

    欧阳睿激动无比地反驳道:

    “我原来和柳菲菲、裴常乐都不认识!我...”

    他还没讲完,羊教授的眼神就悄悄冷了下来:

    “那几天,你刚刚才和裴常乐打过一次交道吧?”

    “这么想来...”

    “裴常乐才跟你见面没多久,紧接着猎魔部队就出现在了近海。”

    “啊?”

    听见教授语气中的怀疑越来越深,欧阳睿的精神都开始有些崩溃了:

    “不是!”

    “真不是啊!”

    “我亲大哥都是死在猎魔部队手上的,我怎么可能和那些官府的人混在一起?”

    “这个...”

    白莹莹哆哆嗦嗦地哼了下声。

    她轻轻嚅嗫着嘴唇,表现得吞吞吐吐,犹犹豫豫。

    这种唯唯诺诺的模样完美地掩盖住了她在两种精神控制的激烈交锋中产生的虚弱和无力,让别人对她的话不禁更相信了几分:

    “说起欧阳志前辈牺牲的事,当时我就有一些疑惑。”

    “那天赶到现场阻击我们的正道修士里,足足有三个先天境界的正道高手。”

    “如果不是这样,实力强大的欧阳前辈根本不可能在那殒命。”

    “一个小城市里,怎么会有这么多先天高手待命呢?”

    “这就好像...”

    “他们是事先知道有强敌会来一样。”

    “而且...”

    她微微一顿,断断续续地说道:

    “当初欧阳前辈和我执行的是临时接受的紧急突发任务,出发前也没跟别人打过招呼。”

    “那个任务只有教授和我们两个知道,其他同事应该都不知道我们那天会去近海。”

    “就是不知道...不知道...”

    白莹莹一番吞吞吐吐地不肯把话说完,而余庆则是一唱一和地帮她补上了后面的推测:

    “不知道他有没有告诉自己的亲弟弟,他那天会去近海是吧?”

    “混账!!”

    面对白莹莹和余庆这饱含恶意的指摘,欧阳睿又惧又怒地重重拍了一下桌子:

    “难道...难道我哥还是我害死的?!”

    “胡说八道!”

    他指着余庆和白莹莹,恨恨地骂道:

    “说我是内奸?”

    “我看你们才是内奸!”

    “裴常乐、还有我哥,他们死前的确是和我有联系。”

    “但是,他们和你们两个的联系不是更深吗?!”

    “说不定...”

    欧阳睿微微一顿,便怒不可遏地吼道:

    “你们两个从一开始就是串通好的!”

    “先和猎魔部队合作害死了裴常乐和柳菲菲,紧接着又打入我们内部潜伏,妄图颠覆教授的宏图大业!”

    他的指正的确很有道理。

    既然精神控制术法的权威性已然不能保证,那么余庆、白莹莹这两个曾经和猎魔部队打过交道的“前正道人士”,才是现场众人中最应该被人怀疑的存在。

    所以,欧阳睿这么一阵歇斯底里地狂吼,还真让羊教授的目光中多了几分犹疑。

    然而...

    就在欧阳睿准备往下乘胜追击,一举揭露余白二人的真面目时...

    他放在衣服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响了。

    有人突然给欧阳睿打了个电话,那音量大得过分的手机铃声顿时笼罩了整个房间。

    “嗯?”

    欧阳睿微微一愣:

    “怎么搞的?”

    “我不是把手机调成静音了吗?怎么铃声还这么响...”

    “咳咳!”

    他停下来清了清嗓子,慌忙将那个陌生号码打来的电话一举挂断。

    紧接着,欧阳睿仔细检查了一下自己设置的静音状态,就准备抬头继续说话。

    然而,就在这时...

    那手机却是又响了。

    不过这次响起的不是电话铃声,而是消息提醒。

    “搞什么!”

    欧阳睿紧紧皱起了眉头:

    他明明就已经确认过了静音开关,这手机怎么还能响呢?

    而欧阳睿不知道的是...

    他这台手机里,早就被人暗中植入了比2*180还要流氓百倍的后台程序。

    别说是强行调整手机的音量,就算是远程监听录音录像、修改本地文件、伪造聊天记录,都可以轻轻松松地做到。

    “真是的!”

    “这么关键的时刻,谁没事干老给我发消息?”

    说着,欧阳睿看也不看手机上的消息,就随手将手机放回到了口袋。

    “等等...”

    羊教授却是突然叫停了欧阳睿的动作。

    他眼里闪过一丝寒芒,语气变得有些危险:

    “欧阳睿,把你刚刚收到的消息拿过来给我看看。”

    “啊?”

    欧阳睿有些反应不过来。

    但在羊教授那暗藏杀意的目光中,他还是手脚麻利地掏出了手机,解开屏幕锁递了出去。

    而在将手机递出去之前,欧阳睿忍不住看了一眼那个聊天界面:

    “这?!”

    他瞳孔骤然一缩:

    “怎、怎么可能...”

    紧接着,一层厚厚的冷汗就从欧阳睿的额头上控制不住地涌了出来:

    给他发消息的,明明就是一个他以前从来没见过的陌生账号。

    但是...

    在那聊天软件的界面上,却赫然有着欧阳睿这多天以来和对方“里应外合”的聊天记录。

    “搞、搞什么...”

    欧阳睿被彻底吓傻了。

    他脑中紧绷的弦猛地崩断,有些精神失控地疯狂点击起了屏幕,想要尽快删掉那一大串“罪证”。

    然而那手机的记录删除功能却是突然离奇失效,不管他怎么划划点点都没有反应。

    这种前所未有的绝望,令欧阳睿感到一阵天昏地暗。

    “怎么?”

    羊教授微微眯起了眼睛,冷冷地问了一句:

    “欧阳睿,你脸怎么白了?”

    “不会是做卧底的时候,粗心得连聊天记录都没删吧?”

    “我...”

    欧阳睿的手一阵发颤,掌中紧握的手机顿时随之迅速坠落。

    而这手机还没掉在地上,他的脑袋就抢先一步重重地磕在了地上:

    “教授!”

    “你、你要相信我啊!”

    “我手机里的聊天记录都是假的,都是假的...”

    欧阳睿深深地跪在羊教授面前,撕心裂肺地哭喊道:

    “这绝对是有人想陷害我!”

    “您想想...”

    “我、我要真是卧底的话,怎么能把聊天记录一直留到现在呢?”

    “这也太蠢了吧!”

    “呵呵。”

    羊教授不置可否地笑了一笑:

    “欧阳睿,你不就一直是个粗心大意的蠢货吗?”

    “每次做事都要出些岔子,哪次不是你哥哥和我在帮着擦屁股!”

    “不过..”

    “你说的话也不是没有道理!”

    羊教授稍稍给了欧阳睿一丝希望,却又在他还没喘过气的时候就突然话锋一转:

    “但是,你一和裴常乐见面,裴常乐和柳菲菲就死了。”

    “欧阳志在行动时跟你透露了点消息,紧接着就中了埋伏。”

    “而现在,你的私人手机里又正好有着十分可疑的通话记录。”

    “那么...”

    “欧阳睿,你说我还能不能继续相信你啊?”

    “我...”

    欧阳睿嘴角嚅嗫着想要说些什么,但羊教授却是表情冰冷地一把擒住了他的脖子:

    “抱歉。”

    “我这人不太喜欢冒险。”

    下一秒,房间里骤然响起一阵骨骼碎裂的声音。

    羊教授随手扔掉了欧阳睿那死不瞑目的尸体,脸色阴沉地说道:

    “这里已经暴露了。”

    “大家准备准备,尽快撤离。”

    (欣欣书屋WWW.XXSW.ORG快速更新请做个好人小说,请收藏本站方便下次更新第一时间在线阅读!)

最新小说: 风里希无声之雪温暖你伤无敌从灵气复苏开始不如北望我在美国当爸爸16实习日志师傅受我一拜带着治疗技能穿越末世浪漫追逐时光逐鹿大荒传快穿之炮灰作战计划在主神空间里挂了之后无为碌竹马有毒我认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