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请做个好人 第182章 楚大少的情感教学

第182章 楚大少的情感教学

作品:《请做个好人

    白莹莹当然没能如愿以偿。

    毕竟,余庆可不想被榨成药渣。

    在把自己该念的台词都念完之后,他就毫不犹豫地找理由溜了。

    夜色尚早,小区外面还很热闹。

    余庆只是稍稍打量了身后没人在跟踪,便一溜烟地钻进了马路旁停着的一辆看起来毫不起眼的小轿车里。

    车里坐着三个人

    李悟真,楚天翔,还有林小晚。

    李悟真在这里是为了帮余庆压阵,防止计划暴露打草惊蛇,导致柳菲菲就此逃遁。

    而楚天翔则是挖空了心思想趁着这个机会和李悟真这位猎魔部队的大领导拉近关系,他干劲十足地表面自己要全程参与此次任务,还自告奋勇地跟过来当了李悟真的司机。

    至于林小晚...

    她就是单纯地要过来盯着,盯着余庆什么时候能从那个女人家里出来。

    “哼!”

    一见到余庆带着一身女人的香水味坐进车里,林小晚就忍不住黑下了脸

    “这么久才出来...”

    “看来你在她家里玩得很投入啊?”

    余庆悻悻一笑正想说些什么,那楚天翔却是很意味深长地笑了起来

    “嘿嘿...”

    “林道友。”

    因为林小晚现在也是加入了修协的正式修行者,所以楚天翔也将她称作是道友

    “余道友可是你的男朋友。”

    “他玩得时间久,对你来说应该是好事。”

    “你?!”

    林小晚顿时被楚天翔的荤话挤兑得面红耳赤。

    而李悟真则是轻轻干咳了两声,又一本正经地说道

    “好了!”

    “小余他这是在执行公务,大家都理解理解,就不要开他的玩笑了。”

    说着,他又回过头去,十分认真地对余庆问道

    “怎么样?”

    “小余,那柳菲菲的反应如何?”

    “还行。”

    余庆点了点头,答道

    “她好像没对我说的话产生怀疑,还像之前那样想缠在我的身边。”

    “很好。”

    李悟真满意地点了点头

    “这样一来,柳菲菲就算是入彀了。”

    “而技术部门的同志也给出了调查报告,证实了柳菲菲这几天连着用白莹莹的手机和几个身份不明的陌生号码通过电话。”

    “显然,她一直都和裴常乐保持着十分密切的联系。”

    “如果计划能顺利进行下去,我们就可以通过她的嘴巴把诱饵传递到裴常乐的面前,引得裴常乐浮出水面。”

    “恩!”

    听到这话,余庆和楚天翔都满怀期待地点了点头。

    而这时,李悟真突然从口袋里掏出了一袋小药丸,又十分郑重地递到了余庆的手上

    “小余,把这个拿着。”

    “额?”

    望着手上那袋连个标签都没有的可疑小药丸,余庆不禁十分好奇地问道

    “李叔,这是什么药?”

    “魔气丹。”

    李悟真道出了一个听上去有些不妙的名字

    “顾名思义”

    “服下这个魔气丹,你就会吸引魔气入体,暂时进入魔化状态。”

    “什么?”

    余庆有些震惊

    “嗑药就魔化,那、那这不是送命的药吗?”

    “别担心。”

    李悟真面不改色地回答道

    “这种魔气丹对普通人没用。”

    “他是我们猎魔部队专门为‘猎魔人’从古籍中复原研发出来的丹药,只有‘猎魔人’服下才能生效。”

    “要知道,猎魔人都是经历过魔化的修行者。”

    “他们能保留感知魔气的能力,实际上是因为他们一直都处于一种半魔化的平衡状态。”

    “只有在这种状态下,修行者才能在不产生情绪波动的情况下,单纯地用丹药来催动魔气入体。”

    “而且...”

    他顿了一顿,又对着余庆说道

    “就像是接种过疫苗就不会再害怕病原体一样,每一个猎魔人都对魔化有着远超常人的抵抗能力。”

    “所以,适当地服用魔气丹不仅不会让他们就此堕入魔道,反而能让他们在维持理智的情况下暂时获得魔气带来的增益。”

    “原来如此...”

    余庆听懂了李悟真的意思

    说白了,这个魔气丹就是让猎魔人开魔化外挂的临时buff。

    然而他自己就能引魔气入体,倒是不用像那些猎魔人一样靠嗑药来进入魔化状态。

    但是,这些药对他仍旧有这极大的助益——

    至少,他以后再用魔化状态战斗时就有了一个“靠嗑药爆发”的完美借口,不用再担心被人当成入魔者来用枪指着了。

    “谢谢李叔!”

    余庆满怀欣喜地向李悟真连声道谢,而李悟真却是语重心长地告诫道

    “猎魔者的确对魔化有着强大的抵抗能力,但是这仍旧是一种危险的能力。”

    “你一定要注意慎用此药。”

    “如果一次性吃得过量,保持的魔化时间过长,就算是你这样的猎魔人也会入魔。”

    “而且...”

    “魔气丹是我们猎魔部队严格保密、不能外传的违禁药物。”

    “我给你这袋药不是想让你拿着它们在前面和敌人搏杀,而是想让你用它来完成任务,用来演好最后的一场好戏。”

    “完成任务?”

    余庆微微一愣。

    李悟真马上为他解释道

    “魔修都能操纵、感知魔气。”

    “而裴常乐是个谨慎小心的家伙,我们演的戏只能引他上钩,可不一定能逼他现身。”

    “他如果感知不到你身上有魔气的话,肯定会觉得他往你身体里种植的魔种没有成功发芽,最后也绝对不会冒险现身来收割果实。”

    “这倒是...”

    余庆点了点头,却是马上又想到了一个很值得在意的问题

    “李叔?”

    “那裴常乐都已经把‘魔种’种到我身体里了,我要是嗑药进入魔化状态的话,会不会对那颗魔种有什么影响啊?”

    他这些天尝试着引了一些魔气入体、试探了一下那颗魔种的反应,结果发现它一直都没有什么动静,看起来就像是‘死’掉了一样。

    但是,余庆还是有些在意。

    毕竟,他对魔种这种东西一无所知,不知道它到底会如何发生作用,在发芽后又会对自己的身体造成什么影响。

    “不用怕。”

    李悟真却是给了一个让人安心的回答

    “如果真有危险的话,我又怎么会把魔气丹这种东西交到你的手上?”

    “根据古籍记载”

    “魔种的生根发芽可不仅仅需要魔气的浇灌,更需要宿主强烈情绪波动的启发。”

    “喜,怒,哀,惧,爱,恨,恶,欲。”

    “人类的这七种情绪中蕴含着令人捉摸不透的力量,可以在情绪爆发到极致的时候令魔种发生玄之又玄的变化。”

    “不过,这对情绪波动的烈度要求很高。”

    “就这样说吧...”

    他顿了一顿,举例说明道

    “对一个心智正常的普通人来说...”

    “除非是遇到家人暴毙、彩票中奖这样的大起大落之事,否则根本不可能产生足以引动魔种发芽的强烈情绪波动。”

    “而修行者心志更异于常人,对坎坷、困厄、惊喜等种种事件的承受力更强。”

    “所以...”

    “别说是被魔气意外引动,你就算是成心想让它发芽都难。”

    “我明白了。”

    听到这番解释,余庆心中不由踏实了一些。

    “好了。”

    李悟真深深一叹,又说道

    “今天就到这里吧。”

    “你这两天就多花点时间陪陪那柳菲菲,为之后的戏码做好铺垫。”

    “恩,明白。”

    余庆点了点头,又摆出了一副视死如归的坚定表情

    “我保证完成任务!”

    眼见着话题又回到了柳菲菲身上,林小晚的脸色就变得很不好看

    “多花时间陪那女人...”

    “什么鬼任务啊!”

    她恶狠狠地瞪着眼睛,十分吃味地对余庆说道

    “余庆,你最后可别陪到她床上去了!”

    余庆坚定无比地回答道

    “那怎么会呢?”

    “那柳菲菲就是个榨汁机,我可不想...”

    话说到一半,他就心头一动,蓦地换上了一个林小晚更喜欢听的说法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有你这样的女朋友陪着,我怎么可能还会中其他女人的招?”

    “是吗?”

    林小晚攥紧了拳头,又紧紧盯着余庆的眼睛问道

    “说...”

    “你刚刚难道没有和那女人亲热?”

    “唔...”

    余庆有些心虚地移过了目光

    “这、这也是任务需要,我...”

    “就知道你会这样!”

    林小晚狠狠地掐了一下余庆的胳膊,“抓奸”时攒下的怒火到现在都没消除干净

    “我才大半个月没让你摸上床,你就忍不住对其他女人动手动脚了。”

    “恩?”

    听到这话,前排坐在驾驶座上的楚天翔突然来了精神

    “大半个月...”

    他咀嚼着这个听起来就很漫长的时间,表情变得有些古怪。

    终于,楚天翔忍不住说道

    “林道友啊!”

    “我以一个过来人的身份告诉你”

    “食色性也,男人好色是本能的冲动,根本就没办法控制。”

    楚天翔是阅女无数的花花公子,在情感方面的确是有着令人折服的话语权。

    “什么意思?”

    林小晚却是对他的说法很不满意

    “你这么说,还是赞成余庆他背着我偷腥了?”

    “不不不...”

    楚天翔摇了摇头,又语重心长地说道

    “我是在告诉你”

    “你要是真想管住自己的男朋友,光靠言语教训是没用的,必须得付出一些实际行动。”

    “什么行动?”

    林小晚还真来了几分兴趣。

    “唉...”

    一声轻叹中,楚天翔神色动容地回忆道

    “我从小女人缘就好,睡过的网红主播大学生加起来能绕近海一圈。”

    “那时候三天两头换女朋友,有时候同时约三、四个,从来就没有专一过。”

    “可是...”

    “有一天,我碰到了一个让我欲罢不能的女人。”

    “在和她交往的时候,我一心一意只对她好,有别的女人送上门来都拒之不理。”

    “我觉得,林道友你完全可以学学她的经验。”

    “哦?”

    林小晚的兴趣更加浓厚了

    “她是怎么做到的?”

    “难道,你的意思是...”

    “真爱足以让浪子回头、男人收心,从此对爱人忠贞不一?”

    在这一刻,林小晚瞬间就脑补出了一个浪荡公子偶寻真爱从此改邪归正做一个居家妇男的感人言情故事。

    然而,楚天翔却是又摇了摇头

    “不。”

    他回过头给了余庆一个“兄弟只能帮你到这”的隐晦目光,又语重心长地对林小晚说道

    “我那时候对别的女人爱答不理,主要是因为...”

    “她把我给榨干了。”

    (欣欣书屋WWW.XXSW.ORG快速更新请做个好人小说,请收藏本站方便下次更新第一时间在线阅读!)

最新小说: 风里希无声之雪温暖你伤无敌从灵气复苏开始不如北望我在美国当爸爸16实习日志师傅受我一拜带着治疗技能穿越末世浪漫追逐时光逐鹿大荒传快穿之炮灰作战计划在主神空间里挂了之后无为碌竹马有毒我认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