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请做个好人 第70章 意外的收获(求推荐票~)

第70章 意外的收获(求推荐票~)

作品:《请做个好人

    魔化会带来不可控制的身体畸变,最先呈现出异像的便是布满血丝的猩红眼睛,然后是失控扭曲的面部肌肉,紧接着就是皮肤表面异常暴起的虬结青筋。

    人样子倒是还有,但给人的感觉却和发狂的野兽无异。

    见到岳靖身上出现如此不正常的现象,李艳马上就察觉到了不对劲:

    “儿、儿子?”

    “你怎么了?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不。”

    岳靖摇了摇头,嘴角的笑容逐渐变得有扭曲:

    “我现在很好,从来就没有像现在这样好过。”

    说着,他便轻轻将母亲扶到一旁坐下,就一言不发地转身往门外走去。

    他表面上看上去仍旧平静,只是那猩红眼眸中涌动的杀意实在是令人心悸。

    “儿子!”

    李艳隐隐察觉到了什么,便慌忙叫住了已经走到病房门口的岳靖:

    “你现在是要去做什么?”

    “报仇。”

    岳靖的声音寒至彻骨:

    “我父亲的命,不是拿钱就能买到的。”

    “血债,就应该拿血来偿还。”

    “血债血偿?”

    李艳的脸色马上就变了:

    “岳靖!”

    “你给我冷静一点!”

    李艳急匆匆地对儿子的直呼其名:

    “钱不是已经要回来了吗?”

    “有钱做手术,你爸就还有救,我们家也能过回正常日子!”

    “回不去了。”

    岳靖攥紧拳头,冷冷答道:

    “妈,我是知道的...”

    “我爸那种情况就算救醒了,下辈子也不可能再过回正常人的生活。”

    “我们,已经回不去了。”

    说着,岳靖就迈开大步,径直消失在了走廊尽头。

    “岳靖!”

    “你给我回来!不要冲动!”

    李艳下意识地想要去追,但以她那劳累过度的疲惫身体,又怎么可能追得上已经堕入魔道的岳靖?

    她眼睁睁地看着岳靖带着滔天杀意消失,心中顿时一片惊慌失措:

    怎么办?

    儿子说的话是认真的?

    还是说,他只是被气昏了脑袋?

    李艳心中焦急万分又犹豫不决,也只好一遍一遍地拨打岳靖的电话,希望儿子能冷静下来跟她在电话里好好聊聊。

    然而,岳靖始终没有接。

    茫然无措之下,李艳不禁想到了一个人——

    岳靖的好朋友,余庆。

    余庆以前经常到岳靖家玩,她不光认识余庆,而且还有余庆的联系方式。

    而岳靖今天才在电话上跟李艳说过,他尝试着在余庆面前吐露了心声,而余庆也帮他想到了一个讨回赔偿款的好办法。

    显然,余庆和她儿子的关系非同寻常。

    “请他出面劝劝吧...”

    想到这里,李艳慌忙打开了手机,翻找起了余庆的联系方式。

    ...........................................

    与此同时,林小晚家。

    为了协助岳靖讨回欠款,余庆耗费了整整一天的功夫。

    等他最终空出手来赶到林小晚家的时候,太阳都已经落了山,而林小晚的母亲林春兰也已经下班回了家。

    时间有些晚,但是该来的还是得来。

    毕竟,这“攻略班主任”的重要任务还没完成;

    而对灵气浸润有些沉迷过头的林小晚,也不甘心让余庆这么莫名其妙地消失一整天。

    余庆刚一赶到,她就完全不顾母亲林春兰那异样无比且欲言又止的复杂目光,拖着余庆进了自己的房间。

    林小晚关上房门,转过身来看向姗姗来迟的余庆:

    “你可算是来了。”

    她噘着嘴,眼中的幽怨几乎不加掩饰:

    “昨天晚上才拿走了我家的功法,今天就突然放我鸽子。”

    “你再这样玩消失,我可都要打电话报警,向警察叔叔举报你骗财骗色了!”

    “哈哈哈...”

    “想什么呢!”

    “我是那种占到便宜就跑的人吗?”

    余庆笑着应和了两句,展现出的兴致却并不是很高。

    没办法,之前那岳靖趋于魔化的迹象实在是令人心忧。

    余庆心里一直隐隐有些不安,自然没办法像平时一样和林小晚谈天说笑。

    而林小晚并不擅长察言观色,却不知怎的对余庆的情绪有种异常敏锐的嗅觉。

    “怎么?”

    林小晚马上察觉到了余庆的心思不在她身上,有些吃味地说道:

    “我天天让你过来,你是不是有些不乐意了?”

    “不是...”

    余庆摇了摇头,有些敷衍地回答道:

    “只是在想我兄弟...我表弟的事。”

    “白天不是跟你说了吗,他家现在的状况可有些不好。”

    “哦...”

    林小晚理解地点了点头,便也不再和余庆耍小脾气。

    当然,她也没给余庆留多少感怀的时间,而是直接进入了正题:

    “那...我们直接开始吧?”

    说着,她便轻车熟路地在余庆面前展开了灵气浸润的前期准备工作。

    然而,林小晚的衣服才脱到一半,余庆的手机就突然响了。

    打开一看,是李艳发来的微信消息。

    “李艳?”

    “岳靖的母亲?”

    余庆心中有了不妙的预感,再点开那信息仔细一看:

    “什么?”

    “岳靖说要找杨淑兰报仇?!”

    岳靖身上前不久才出现过入魔征兆,现在他说要让杨淑兰血债血偿,那就绝对不是在开玩笑。

    “该死!”

    此时此刻,余庆再也顾不得什么“攻略班主任”的重要任务。

    “小晚,我有事先走了!”

    他随口向林小晚撂下一句话,便转身推开房门,毫不犹豫地冲出了林小晚的房间。

    “啊?”

    林小晚脸色一滞,下意识地追出房间:

    “等等!”

    “你走这么急干嘛?”

    然而,余庆却根本没时间回答。

    他已经匆匆忙忙地跑出了林小晚家,一溜烟地消失在了门外。

    “这...”

    见到这一幕,客厅坐着的林春兰不禁嘴角一抽。

    她看了看那匆匆从房里追出来的、衣衫半解又春光外露的女儿,有些不敢置信地说道:

    “小晚...”

    “他...他还真让你给吓跑了?”

    “啊?”

    林小晚脸色一红,羞恼地说道:

    “妈,你想什么呢?!”

    “他这明显是有急事才走的,怎、怎么能说是被我吓跑的呢?!”

    “......”

    林春兰一阵沉默,最终却是忍不住说道:

    “小晚啊...”

    “不是妈妈我说你。”

    “妈妈我原来还以为你是个很保守、很清纯的女孩子,没想到你...你竟然这么会玩。”

    林春兰叹了口气,感叹道:

    “这事虽然有意思吧...”

    “但是这男女朋友凑到一起,也不能只玩这个啊。”

    “谈恋爱还是要讲感情的。”

    “你看看你男朋友...”

    “都快被你当成男宠用了。”

    “再这样下去,他就算身体吃得消,以后也迟早会对你失去兴趣。”

    “我...”

    林小晚被母亲这一番教导说得羞愤欲绝,却又无法反驳。

    而且,仔细想想...

    母亲说得好像还真没错。

    她这几天一直都在让余庆帮她修仙,除了身体上的互动,就没有任何正常朋友之间的交流。

    这...

    这不就是在把人当成“男宠”使唤吗?

    母亲的话虽然刺耳,但也让林小晚不禁想到了一个问题:

    她到底是纯粹地贪恋“肉体上的欢愉”,还是对余庆有了心理上的好感?

    换句话说...

    她现在到底是把余庆当什么人在看?

    男女朋友?

    她和余庆认识的时间实在太短,之前也只是说了要试着和余庆接近看看。

    普通朋友?

    她和余庆的关系都已经亲密到了能肌肤相亲的地步,怎么都不像是普通朋友。

    ......

    这个问题很难回答,但她知道,自己必须赶快找出答案。

    不然像她现在这样天天麻烦余庆受苦受累,跟人搞得暧昧不清,却吊着人家死活不肯确定关系...

    这...

    这不就是那种玩弄男人感情的绿茶吗?

    想着想着,林小晚不禁陷入了沉思。

    最终...

    她勇敢地面对了自己的内心,做出了一个大胆而果断的决定。

    .......................................

    片刻之后...

    余庆正火急火燎地往岳靖那边赶,却在半路上突然收到了林小晚发来的微信:

    “余庆,我仔细想了想——”

    “我们这样不清不楚的不是办法,还是早点确定关系吧。”

    “你...”

    “愿不愿意当我的男朋友?”

    “.....”

    余庆一阵发愣:

    他明明什么都没干...

    “攻略班主任”的任务,怎么就自己完成了?

    这...

    这也太不是时候了!

    岳靖那边的情况十万火急,他哪有时间想恋爱上的事情?

    于是,余庆想也不想,抓紧时间回了一句:

    “好。”

    (欣欣书屋WWW.XXSW.ORG快速更新请做个好人小说,请收藏本站方便下次更新第一时间在线阅读!)

最新小说: 风里希无声之雪温暖你伤无敌从灵气复苏开始不如北望我在美国当爸爸16实习日志师傅受我一拜带着治疗技能穿越末世浪漫追逐时光逐鹿大荒传快穿之炮灰作战计划在主神空间里挂了之后无为碌竹马有毒我认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