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请做个好人 第49章 丈母娘审女婿(求推荐票~)

第49章 丈母娘审女婿(求推荐票~)

作品:《请做个好人

    余庆这一声“妈”喊出来,差点没把林春兰噎得当场背过气去。

    “你喊谁妈呢?!”

    林春兰气得把手里拎着的一篮子菜直接扔在了地上,又伸出手指着余庆的鼻子骂道:

    “你、你敢在我家里睡我女儿...”

    “看老娘我今天不打死你这个天杀的王八犊子!”

    她那愤怒的吼声十分嘹亮,声音大得让余庆和林小晚都不约而同地耳朵一疼、眉头一皱。

    见到这凶威赫赫、气势汹汹的林春兰,余庆总算是知道林小晚那娇滴滴外表下的彪悍性格是从何而来了。

    而且,林春兰骂完之后就开始怒气冲冲地扫视四周,似乎是真要抄起什么家伙来砍人。

    “妈,你先别激动。”

    “我们真的没...”

    林小晚畏畏缩缩地站出来想要尝试安抚住她老妈的情绪。

    但她一句话还没说完,就被林春兰那夹杂着愤怒、怜惜、痛惜等种种情绪的复杂眼神可顶了回来:

    “林小晚!”

    林春兰恨恨地看了她自家女儿一眼,咬牙切齿地说道:

    “你给我把裙子穿好了再来跟我说话!”

    “唔...”

    林小晚俏脸一红,只好羞不能语地低下脑袋,手忙脚乱地去整理着她那开叉过高又略显褶皱的包臀套裙。

    “阿姨!”

    眼,余庆慌忙出声解释道:

    “真的,我刚刚真没对小晚做什么!”

    “那...”

    余庆憋了一会,也只能尴尬不已地说道:

    “那不过是在帮她做全身按摩罢了。”

    “全身按摩?”

    林春兰的脸彻底黑了下来。

    她看了一眼自家那衣衫凌乱、春光外露、脸色潮红、肌肤发烫的女儿,心里就是一阵剧烈抽搐。

    “这是在做全身按摩?”

    “你TM地在糊弄鬼呢!!”

    林春兰彪悍地骂了一句脏话,心中对余庆的好感度更是降到了冰点:

    “好啊!都把我女儿欺负成这样了...”

    “吃干抹净了,竟然还想不认账?”

    “老娘我今天就要送你这个小王八蛋去见阎王!”

    愤怒的咆哮声中,林春兰血气一冲脑门,转头就往那摆放着数件“凶器”的厨房里冲。

    “不好...”

    林小晚被她老妈如此过激的表现吓得花容失色:

    “妈!”

    她也顾不上自己那才刚刚系上一半的衬衫扣子,慌忙紧追着林春兰的背影冲了出去:

    “别激动啊!”

    眼见着她老妈就要抄起菜刀砍人,林小晚一咬牙一跺脚,只好口不择言地喊出声来:

    “余庆他、他可没欺负我...”

    “这些...这些都是我主动要他做的!”

    “什么?!”

    林小晚为余庆做的辩解就如同一道晴天霹雳,劈得林春兰一阵精神恍惚、面色发白。

    “小晚,你...”

    林春兰又恨又气地哭骂道:

    “你怎么能这么不自爱?!”

    “我跟你说了多少次了,女孩子一定要自爱、矜持、要懂得保护自己。”

    “怎么可以因为贪玩,就这么容易让男孩子弄上手?”

    “你妈我这么多年下来当单亲妈妈吃的苦头,你以后难道还想再吃一遍?”

    “你...你太让我失望了!”

    “我...”

    林小晚无言以对。

    她知道,在让她老妈看到之前那一幕之后,自己这算是怎么也解释不清了。

    “妈!”

    林小晚咬了咬牙,索性壮着胆子把这锅接下:

    “您管得也太宽了...”

    “我都这么大的人了,难道还不能自己对自己负责吗?”

    “再说...”

    她涨红着脸,鼓足勇气正面还击道:

    “做都做了,你现在朝我们发火又有什么用?!”

    “......”

    此言一出,顿时噎得林春兰脸色一白。

    她身上那股彪悍气势骤然停歇,眼中又泛起了一阵无力而痛心的晶莹泪光。

    “林小晚!”

    “唉...”

    林春兰欲言又止,一阵长叹。

    一有男人就胳膊肘向外拐,她感觉自己已经不认识面前这个曾经对她百依百顺的乖女儿了。

    但是,林小晚说的话也没错——

    事情都已经发生了,她这个做妈的又能怎么办呢?

    只能尽量补救罢了...

    没错...

    林春兰坚定了想法:

    女儿都已经被人骗了身子,可不能再被人随随便便搞大了肚子。

    作为母亲,她必须好好地给女儿把一下关,看看那个男孩子到底靠不靠谱。

    “臭小子...”

    想到这里,林春兰就用那尖刀一般的眼神恨恨剜了一下旁边默然无语的余庆,冷冰冰地说道:

    “来谈一下吧!”

    片刻之后...

    林春兰、林小晚和余庆三人,已经心平气和地坐了下来。

    说得详细一点,林小晚和余庆像做错了事的小孩一般并排在沙发上正襟危坐;

    而林春兰则是搬了把高高的椅子坐在他们对面,居高临下地审视着面前这两个“偷尝禁果”的犯人。

    在一阵令人心里发毛的沉默之后,林春兰终于说话了:

    “你叫余庆是吧?”

    “说说吧,你和我女儿是什么时候好上的?”

    “额...”

    余庆有些犹豫。

    严格来说,他和林小晚才刚认识三天。

    要问他们是什么时候好上的...

    昨天晚上?

    余庆迟疑着不知道该不该说出实情,林小晚却是慌慌张张地抢在他之前回答道:

    “余庆是我学弟。”

    “我们一年前就好上了。”

    “我就是怕您爱管闲事,所以一直都没敢跟您直说。”

    林小晚主动编了个弥天大谎。

    因为林小晚知道,要是让她老妈知道自己和一个刚认识三天的男生“睡在一起”...

    她肯定会被自家老妈打得半死不活。

    “学弟?”

    “已经有一年了?”

    林春兰的表情舒缓了许多:

    这个信息说明这两个年轻人已经经历过了不少风风雨雨,并不是不负责任地随便玩玩。

    “等等...”

    林春兰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

    “你一年前就有男朋友了,那个姓刘的疯子怎么还天天跑来骚扰你?”

    “咳咳...”

    林小晚强自镇定,又随口解释道:

    “您都说了他是疯子,这疯子做事哪有道理可讲?”

    “再说...”

    “昨天我被那疯子袭击的时候,余庆他就陪在我身边。”

    “如果不是余庆想办法没那疯子逃跑,我以后还指不定被他害成什么样呢!“

    听到这番话,林春兰的脸色再次有了微妙的变化:

    昨天的事闹得有多大,她大概也能从网上那至今都未平息下来的风波中嗅到一丝味道。

    这样看来,余庆这个小伙子倒也算是个能共患难的好人。

    “那么...”

    林春兰的声音缓和了许多:

    “余庆。”

    “既然你和我女儿已经认识这么久了,又已经进展到了这种关系...”

    “那什么爱不爱、有多爱的大话空话我就不问了,我就问你一些实际点的问题,怎么样?”

    “阿姨您问就是。”

    余庆恭恭敬敬地回答道。

    “好...”

    林春兰眯了眯眼,开门见山地问道:

    “你家有没有房子?有的话是几套,在哪个小区?有没有房贷?”

    “有没有车?几辆?什么牌子?”

    “是不是独生子?父母都在做什么工作?家里一个月能赚多少?”

    “......”

    余庆被林春兰如此耿直的开场白给轻轻地噎了一下。

    然后,他又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

    自己明明还没和林小晚正式确定关系...

    怎么现在就直接跳到丈母娘审女婿的环节了?

    在林春兰那迫人的目光之下,余庆只好一五一十地回答道:

    “有一套一百一十平的房子,在锦绣花园,房贷还未还清。”

    林春兰的脸色再次缓和:

    锦绣花园,算是近海这个繁华小城中档次不错的商品房小区。

    就算还有房贷没还清,那至少也能说明余庆不是那种家徒四壁的穷光蛋,勉强还能入眼。

    只听得余庆又介绍道:

    “我是独生子。”

    “父母在近海开了十几年的餐馆,一个月的净利润平均也得有一万五、六。”

    “车也有一辆,是...”

    “进货用的五菱宏光。”

    “哦?”

    林春兰再次眯起了眼:

    “五菱宏光”这四个字被她直接加以无视,而一万五、六的家庭月收入,她其实也不怎么能看得上眼。

    但是,一家老餐馆经营了十几年还能有稳定利润,那就基本相当于是可以传下来的不动产了。

    而余庆又是独生子,没有什么兄弟姐妹来分家产,条件也不算太差。

    当然,也谈不上有多好。

    在林春兰眼里,以她女儿的容貌、性格、工作、学历、谈吐、见识,嫁个身家千万的小富二代也是轻轻松松。

    而余庆不过是来自一个小康家庭。

    说实话,他也只是勉强达到了没让林春兰直接翻脸赶人的最低水准。

    “家里还有其他亲人吗?”

    “都是做什么的?”

    林春兰又旁敲侧击地问道。

    “额...”

    余庆对这种查户口式的问法有些不太适应。

    但是,看着林小晚那暗暗催促的焦急眼神,他却又不得不硬着头皮接受这样的刁难。

    “额...”

    突然,余庆灵机一动:

    “阿姨,我家亲戚里可没有什么摆得上台面的大人物。”

    他直接省掉了废话,给了林春兰一个她最想听到的答案:

    “不过,我倒是有一个姓李的干叔叔。”

    “我爹当年对他有救命之恩,他可比我亲叔还亲。”

    “我的这位李叔是上校军衔,一年前就在部队里当上了团长。“

    “后来他被调到国家保密单位工作,具体职务我也不太...”

    “李叔?”

    余庆还没说完,林小晚倒是抢先一步反应过来:

    “余庆,你说的不会就是那个李悟真大叔吧?”

    “他是你干叔叔?”

    “怪不得他跟你这么熟呢!”

    “......”

    听着余庆和林小晚这一唱一和的对话,林春兰的脸色彻底变了:

    李悟真她是见过的,那可是让市局的王队长都得恭恭敬敬对待的大人物。

    余庆要是真有一个这么牛的干叔叔,那....

    “咳咳。”

    林春兰轻咳两声,便笑容满面地站了起来:

    “小余啊!”

    “聊了这么久应该渴了吧?”

    “来来来,阿姨给你泡杯茶!”

    (欣欣书屋WWW.XXSW.ORG快速更新请做个好人小说,请收藏本站方便下次更新第一时间在线阅读!)

最新小说: 风里希无声之雪温暖你伤无敌从灵气复苏开始不如北望我在美国当爸爸16实习日志师傅受我一拜带着治疗技能穿越末世浪漫追逐时光逐鹿大荒传快穿之炮灰作战计划在主神空间里挂了之后无为碌竹马有毒我认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