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地球第一剑 第五百六十八章 此物最相思

第五百六十八章 此物最相思

作品:《地球第一剑

    “也不知此时此刻,小萱和小升是否已经顺利会合了。”

    小仙界,化仙池侧旁,几位道长摄来一张石桌,在那对饮交谈。

    池中有总共六十二道身影,周围也被布置了几层阵法,隔绝了外界的声响和气息,让他们能够安心修行。

    青言子如此言说着,手中酒杯缓缓放下,眼神之中带着几分担忧。

    儿行千里母担忧,徒弟远去师父愁。

    自己最为钟爱的两个弟子,此时都已是去了仙禁之地外面;而身为师父的自己,却依然在此碌碌庸庸,毫无作为……

    青言子道长一阵长吁短叹,原本意气风发的道门支柱,此时却显得格外萧索。

    侧旁,蜀山剑宗清龙道长,武当山圆朴真人,龙虎山老天师,三位老道爷都只是抚须轻笑,并未多评说此事。

    静云为青言子斟满了仙酿,柔声道:“非语与不语自有运道,你做师父的总不能一辈子将徒弟绑在身旁,其实不必多担心。”

    “我倒是不担心小萱,只是担心小升多一些。”

    青言子缓声道:“小升性子中总有几分执拗,也特别容易头脑一热就不顾前后。

    他在外已是这么多年,我都不知他脾性是否有了长进,是否比之前更稳重了些,只能在此地唏嘘空谈。

    这仙禁之地的岁月流速百倍落差,当真是让人难受。”

    “罗汉爷不是说了,非语已有天庭气运,”清龙长老淡然道,“贫道一直觉得,非语做事稳重,凡事都知谋定而后动,如今已是年长咱们几百岁,说不得比咱们这些老骨头还要成熟一些。”

    青言子额头挂了几道黑线,心底不由浮现出自家徒儿白发苍苍、满脸胡须的模样……

    静云想是看穿了青言子心中所想,笑着在旁推了下青言子的胳膊,“师兄你莫要乱想,所谓面由心生、相由心起,非语如今已是真仙之境,有悠久的寿元,容貌心态定然不会有太大变化。”

    “师妹说的有理,”青言子明显松了口气,而后继续饮酒感叹。

    几位道爷并不理他,开始聊起近来地修界之事。

    大华国出台了一系列的政策,将修士与修普适性功法的普通公民进一步隔离开;

    毕竟此时修士的破坏力已远非当年,虽然有各家道承约束,修士大多都遵纪守法,但也不能排除会有意外发生。

    仙凡分离也已经进入了第三个阶段,各家山门常年封闭,寻仙之人大多被拒之门外。

    普适性功法是一大创举,灵丹妙药改善了医疗体制,但社会生产力还是不能落下;在这些的基础上,大华国官方一直鼓励人们继续创造财富,继续创造对社会的价值。

    修士们也从前几年的高调,转为十二分的低调,在青言子这批天榜高手的斡旋之下,各阶层的修士全力配合着官方动作,避免一切起冲突的可能。

    地修界像是一个孵化器,这里今后会走出一名名修为到了元婴境之上的修士,他们会直接飞出此地,去天外更广阔的世界修行。

    若地修界是一潭死水,向外走不出去,元气只减不增,那必然会酿成天大的祸事……

    王升这些年在外的打拼,对大华国的意义就在于此。

    所以,几位道爷每次提起‘非语’二字,都是止不住的溢美之词;而青言子则是纯粹站在师父的角度上关心徒弟,担心王升吃不饱、穿不暖,被一些心术不正的女修士糟蹋了纯阳之体……

    咳,最后这个可能性偏低,偏低。

    “咱们今后,是否还要往外走?”清龙道长突然开口问了句,几位道爷也都沉默了下来。

    青言子笑道:“短时间内我是离不开身了,还是要继续做修道界与凡俗界的润滑剂。”

    “贫道也不打算离开,”圆朴真人道,“家中总归要有几个留守的主事之人,外面的天地,让咱们徒弟徒孙去闯便是了。”

    “不尴尬吗?”老天师笑呵呵的说了句,“咱们的徒子徒孙,一眨眼修为都会在咱们之上。”

    “修为是修为,辈分是辈分!”圆朴真人一拍桌子,“他们还敢不尊师长?”

    几位老道相视一笑,却都有留守地球之意。

    倒是青言子很快再次走神。

    他一直算着日子,就在这几天,大徒弟即将踏出仙禁之地与二徒弟碰面,此时却是颇为挂念此事。

    青言子突然笑了声,“师妹,你说,这次小萱出去找小升,他们下次回来……会不会带个崽?”

    “这……”静云一阵轻吟,不知该如何回答。

    青言子一本正经的开始遐想,“若他们真的带了个小徒孙回来,该起个什么名字的好?

    云语?

    不对,倒是不能在语字辈了。”

    静云道长禁不住抬手扶额,目光中满是温柔,又颇为无奈。

    ……

    隐隐约约中,王升像是做了个梦,梦到自己正跟师姐在山间别墅的楼顶,亲亲我我且不可描述。

    本来,这应该是一个带着春天温暖气息的梦境。

    可两人正是衣带渐宽时,无灵剑突然从旁边飞了过来,从两人之间斩了过去,顿时让梦境变成了冷冽的噩梦。

    随后又突然出现了一脸凄婉的大姐,穿着一袭红色的礼裙站在悬崖边,怅然道了句‘我这便随清林道长一同去了’,在崖边一跃而下。

    王升下意识伸手向前去抓,整个人也从入定的状态中跳了出来……

    在做梦?

    自然是在做梦,大姐都成仙了,跳崖怎么会出事!

    清林道长之事,难道要瞒大姐生生世世?

    这未免对大姐来说太不公平了些。

    王升在那一阵纠结,总算是有片刻时间不去想自家师姐了。

    自己强行入定至今日,又已是过去了十年,师姐不知道何时才能抵达,最快应该也要三五年,稍慢些可能还要再等十年。

    兮莲这件事,等师姐来了之后好好商量一番,或许师姐能给出不同角度的意见。

    起身,王升在佛像内来回走动。

    本想拿剑刻一个醒目的标题,比如‘热烈欢迎牧绾萱同学走出象牙塔’这种,但又觉得这里对地修界来说也算是公共场合,做这种事多少有点不文明。

    还是老老实实的等着吧。

    见到师姐,自己必须表现出足够的热情和思念,不管师姐答应不答应,先上去抱一个再说!

    王道长面色郑重的点点头,而后继续开始思索抱住师姐之后的步骤。

    那肯定是要跟师姐进行亲密互动的,毕竟两人也算是确定过关系了,师姐还是主修的阴阳大道,他这个孤阳,能得到一缕柔阴的慰藉,那必然是久旱逢甘霖、干柴投烈……

    咳,还是要克制。

    也不知道师姐对男女这点事了解到什么程度了。

    如果已经成长到了正常水平,那王升肯定就要开始攻城略地了……

    其实,王升也知道,自己对师姐并没有太强的占有欲,更多的是想护着她、守着她;

    能寻一人相守相知,对上辈子经历过几段感情的王升来说,其实已是十分可贵。

    当然如果在阴阳共济这种事上也能十分和谐,那就是锦上添花、再好不过了。

    搓着大手,王升凭空踱步,此时倒是真的想飞进去等师姐。

    但很快,他还是决定让自己先定下心来。

    将这般时刻,刚好当做对自己道心的一场历练!

    王升再次找了个显眼的位置盘腿坐下,催起静心咒法,想让自己躁动的心境恢复平静。

    一次施咒不成,那就两次施咒、三次施咒……

    在血矿中都未曾感觉到时间走的如此之慢!

    王道长一狠心,把静心咒法当成了‘睡前数羊’,在心底默念了十六遍,而后……打了个哈欠,头一歪,坐在那就开始呼呼大睡。

    真仙后期的大剑修,闭目打鼾怎么能说是入睡?这明明是在梦中修行!

    不知过了多久,兴许也就半天,也或许是过了三四年,王升就坐在那静静的调息,他确实是在悟道,只是一部分意识也在入眠。

    迷迷糊糊中,王升突然感觉,有一只冰凉的小手在自己脸上轻轻滑过。

    他有些警觉的睁开眼来,但目之所及,却都是柔和的光亮。

    那朝思暮想的人儿就跪坐在他眼前,青丝如瀑、美眸顾盼,那宛若不食人间烟火的面容清冷绝美,此刻却在轻轻抿着嘴唇,眼眶中有星光闪烁……

    “啊,又是在做梦。”

    王升喃喃了声,却一直在注视着眼前的人影。

    哪怕是在梦里,能见见也是好的。

    他向前略微佝偻着腰背,对着梦中之人静静的愣神,目光中流露出了几分疲倦,几分倦怠,也有少许苦涩和淡淡的无奈。

    其实,在外面这么多年,最难熬的就是这种想和念。

    想回去见一见师姐,来回却要超过百年,这百年的时间自己能提升许多实力,能够更好的保护师姐……王升不知道从何时开始,就陷入了这种纠结。

    他张口叹了口气,抬手想去触碰眼前这人的脸颊,但又怕自己的手掌在虚影中穿过去,让梦境太快结束。

    但让王升措手不及的,却是眼前这人突然抬手,将他探出去的手掌,摁在了那张毫无粉饰的脸蛋上!

    那细腻柔滑又恰到好处的触感,让王升心底轻轻颤了下……

    这感觉,他在血矿中就已经忘了……

    早已忘了……

    “师、师姐?是你吗?”

    “嗯。”

    牧绾萱轻轻咬了下嘴唇,却是再也控制不住自身,身子前倾,将眼前这个像是疲乏极了的男人用力拥住。

    想问问他这些年是如何过的,想知道他受了那些委屈,吃了多少苦头。

    但千万句言语也只剩下了那一声“师弟”……

    一旁,四人背着手,齐齐露出了差不多的‘姨母姨父’笑;无灵剑也静静的悬在一旁,并未去打扰两人这短暂的时刻。

    (欣欣书屋WWW.XXSW.ORG快速更新地球第一剑小说,请收藏本站方便下次更新第一时间在线阅读!)

最新小说: 风里希无声之雪温暖你伤无敌从灵气复苏开始不如北望我在美国当爸爸16实习日志师傅受我一拜带着治疗技能穿越末世浪漫追逐时光逐鹿大荒传快穿之炮灰作战计划在主神空间里挂了之后无为碌竹马有毒我认怂